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写人记事]刘欣妍 :不一样的痛

发表时间:2017-04-18 13:58:00    来源:中国未成年人网

  这一次的痛远比其他的更痛。而我,为此也是失了方寸。

  在我十二岁那年,那个小升初的暑假,我成了那个窝在墙角的小孩,恐惧万分。

  “呵,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话说吗?哈?你就这么对我的吗?”父亲对着母亲怒吼,脸面爆红青筋凸显,像极了被撕破人皮面具后的恶魔。他瞧见茶几上有着能泄恨的东西,就俯下身去用那双曾温暖我的手,把这些东西恶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又令人心碎的声音。母亲被骇住了,妹妹全身发着抖,奶奶那双眼也闪着恐惧无措的神色。只有我呆在原地。这还是那个和气的家吗?

  父亲这副模样我从未见过,也难以忘怀。直至今日仍埋于心中,留下一段挥散不去的阴影。一个男人的尊严,一个男人的嫉妒使他发了狂;母亲的不搭理态度更是让父亲的怒火冲天。随即扑面而来的是,妹妹的哭喊声,奶奶无措的隐含颤抖的劝架声,甚至是连那不入流的恶臭至极的脏话也充斥着每一个小角落。只有我待在原地。是什么让父亲如此般发狂?

  大抵是那个夜晚,母亲迟迟未归,父亲放心不下,便多次出门找她,未果。而后,父亲急了,抽起他戒掉已久的香烟,深沉得令人生寒。好在母亲零点之前回到了家中。不过,父亲还是多想了。

  眼前的动架还在继续,耳旁的漫骂仍未停止。只是,妹妹的哭声愈来愈大,也略显疲惫,久久未散的还是那份恐惧。“姐姐姐姐,你快来啊。”妹妹哭红了的双眼望向我,眼神中带着惶恐以及那份寻求安慰的泪水。我也提心吊着胆,拖脚慢入“战场”。奶奶也在看着我,像似在点头又如同在心痛地摇头。我示意他们别害怕,我还在呢。

  “别吵了。”我大吼一声,可眼前的双人手上的动作仍未停止。“别吵了!”我叫大音量,用尽全力吼出平生中最大的音量。父亲瞪大眼睛看着我,带着怒火却又隐着疲惫。“让开,等会打到你了。”“那就别打了啊!”说着,妹妹抹了一大把眼泪。

  “走开。”母亲的声音出奇的平静,不过仍带着很小很小的哭腔,还是在抖啊我的母亲。父亲的火又上来了,揪着母亲的头发,抬腿准备踹她。我挡上前;刹那间,一股恶狠狠的力量朝我身体扑来。奶奶叫出了声;用双手使劲地拍打着自己的双膝,呜咽的声音很是刺耳。我低头看了看地面,很多纸屑,许多玻璃渣,还有随处乱飞的烟灰;这还是我那个干净的家吗?

  答案出奇的一致;否。所幸的是,现在这个家完好如初,只是有着不可触及的雷点。

  痛苦过后是什么?很显然是改变,永无止境地做到最好。比起彩虹,更令人期待的是大风大雨,不是吗?因为这能使人成长,并非止步不前。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蒋婷婷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