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90后村官陈佳茂任村委会主任后创办了村中的“周末课堂”
  • “周末课堂”让村里的留守娃们有了学习和娱乐的去处
  • “周末课堂”开设有作文、数学、手工、唱歌、跳舞等课程
  • 周末课堂”的孩子越来越多,每周末都有40个左右的学生
  • 孩子们在“周末课堂”不仅学到了很多知识,还收获了友谊
  • 内江职业技术学院的志愿者也加入了“周末课堂”义务教学

记者:记者:“周末课堂”是从什么时候开设的?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陈佳茂:“周末课堂”是从今年4月份才正式开班的。其实最初开办这个课堂想法很简单,就是因为大家信任我,选我当村主任,我就想尽自己的一份力,给大家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有意义的事。

我从小在城里长大,如今在农村工作,让我切实感受到了城乡之间的一些差距。在对孩子的教育上,无论是教育资源,还是教育水平,农村都明显落后许多。村中年轻人为求生计,纷纷外出打工,因此村中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儿童。每逢 3、4月份农忙季节之时,这些留守娃娃更是无人看管,这种“放养”式的生活,对于娃娃的成长、安全都不是很好。其实无论是城里娃娃,还是农村娃娃,每个孩子都有享受温暖、精彩童年的权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办了这个周末班。就是希望尽可能地多给这些娃娃一些关心,给他们带去一些快乐和温暖,多教他们一些课外知识,拓展他们的视野。

记者:平时在“周末课堂”上课的孩子有多少?上课的孩子处在一个怎样的年龄段呢?


陈佳茂:最开始的时候,上课人数不多,现在人越来越多了。平时每个周末都有40个左右的学生来上课。这些娃娃大多是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年龄段主要以小学生为主,有个别初中学生和一个幼儿园学生。

记者:“周末课堂”运转的费用从哪里来?孩子们上课是免费的,还是有一定费用的?平时上课主要课程都有哪一些?


陈佳茂:要开班办课堂,没有经费做支撑,那是办不起来的。“周末课堂”从筹备到开班,整个运转都需要花费。之前都是我自己掏钱办的,后来政府知道了 “周末课堂”,也补贴了一些。

我办“周末课堂”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虽然“周末课堂”的运转需要经费,但是对来上课的孩子,我们全部免费。现在,“周末课堂”主要开设有作文,数学,手工制作,以及唱歌跳舞等课程(活动),让孩子能在周末有个去处,能有人关心他们,让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不缺“爱”。

记者:在开办的过程中,你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这些问题又是怎样解决的呢?


陈佳茂:在开办前期,由于我一人精力和能力有限,只能进行大班非针对性授课,所以对于有的孩子而言,能学到的内容,拓展的知识并不一定很多。后来由于希望把这个班办得更好,让娃娃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在师资、教学设备等软硬件上就显得跟不上趟了。比如多媒体教学设备、课外读物、更安全更宽阔的教学场所……这些都是问题,都存在困难。其中,安全问题是最难把握的,也一直是压在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所以在开课期间我随时都要关注他们的安全。

尽管遇到了这么多的问题,但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初衷,所以也一直在坚持,后来政府也对这个“周末课堂”很支持,我也有信心将它办得更好。

记者:现在“周末课堂”是你一个人在承担课程,还是有其他志愿者参与?参与的人员构成都有哪些?


陈佳茂:开课前期是我一个人承担课程,后来我争取到了内江职业技术学院的帮助。学院每周都会在支教团抽调4-5名大学生志愿者来帮助义务教学,让孩子们享受更专业、更丰富的教学课程。

记者:学生和家长的反映如何?他们对这个周末课堂有什么样的评价?又是怎么评价你的呢?


陈佳茂:从目前的情况看,学生和家长反映还不错,学生很愿意来。很多娃娃觉得在这个课堂上没有压力,他们更快乐,而且可以见识到和学校课堂不一样的东西。家长觉得孩子来学习也比较放心,他们也更省心。我自己感觉家长还是都比较感谢我的,孩子也对我很热情,我们关系处的挺融洽的。有些娃娃还称呼我是“周末班妈妈”。

记者:对于“周末班妈妈”这个称呼,你是怎么看待的?


陈佳茂:“周末班妈妈”这个称呼是对我的肯定,对“周末课堂”的肯定。是这些娃娃和家长对我的一种信任和鼓励,同时更是一种鞭策。我只有继续把“周末课堂”办下去,而且要办得更好,给这些农村娃娃更多的关爱,让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些孩子。只有这样,才当得起这个“周末班妈妈”的称号。

记者:你觉得现在农村孩子在成长中最需要的是什么?


陈佳茂:相比城里的孩子,农村孩子她们更朴实、单纯,这是很好的品质,在他们的成长中,我觉得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勇气和信心。 和城里的孩子相比,农村孩子在生活条件、经济条件上的相对滞后,也让他们在获取知识上,比城里孩子少了一些途径和渠道,这些需要我们更多的成年人来关心他们,给他们创造条件,丰富他们的知识,拓展他们的视野。

记者:从你了解的情况看,农村教育,尤其是对留守儿童,存在一些什么样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或者有什么需要对社会呼吁的呢?


陈佳茂:留守儿童最重要的还是心理需求上,他们需要一个有父母陪伴的完整童年。这个问题还是要在根本上找原因,我希望所有的父母都能尽最大可能回到孩子身边。但这和地方经济发展分不开,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够大力扶持我们农村产业的发展,让农村留住更多劳动力,让更多父母不再漂泊在外,让更多孩子能感受到父母的温暖。我也想对在外的父母说,孩子永远是你们最宝贵的财富,在尽最大可能满足他们物质需求的同时,也请你们多关心他们的身心健康,关心他们的成长,多些陪伴,让孩子不再孤单。(记者\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