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哈尔滨市香安小学校音乐教师王东音。
  • 王东音老师在创作中。
  • 王东音老师给孩子们上课。
  • 王东音老师和孩子们同台演出。
  • 王东音老师和孩子们。
  • 他的部分歌曲被汇编成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音乐教材。
  • 王东音老师参加哈尔滨市首届家庭艺术节活动合影照。

记者:您和音乐的结缘是始于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开始致力于儿童歌曲的创作?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选择儿歌创作这条路?


王东音:我和音乐结缘始于80年代初,那时我正好作为知青返城,然后开始学习作曲,在学习的过程中就陆续开始搞一些音乐创作。期间,我正好又学校上课,学校的一些孩子卫生意识不高,没有卫生习惯,比如早晨不爱刷牙等。由于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冷。教室的窗户经常关闭得很紧,所以教室里面的味道不是很好,鉴于此我创作了第一首儿童歌曲《刷牙歌》,那时候就是想通过音乐唤醒孩子们的卫生习惯和意识。我真正开始从事儿童歌曲的创作其实是在2000年以后。

记者:创作中,您主要是承担的哪部分工作?您觉得儿童歌曲和其他的歌曲创作最大的区别及难度在哪里?作词方面和哪些人有过合作?


王东音:在创作过程中我主要是作曲,有点雅兴时也写点词。这些年也和国内很多著名的词作者都合作过,比如:中国儿童音乐网、音乐论坛就有一些不错的老师,胡敦骅老师是中国的文学作家、儿童词作家,河北沧州的崔增录在儿童歌词方面很有成就的、还有赵大国老师。

记者:您觉得做儿童歌曲创作的意义在哪里?对于孩子的成长及教育有哪些作用?


记者:就是通过音乐起到润物无声的作用,让孩子们在歌声中感受到不同于说教的教育形式。通过音乐来让孩子有收获、教育、感悟和感受人间的喜怒哀乐,其实是一个很美的事情,总比拽着耳朵给他们灌输一些理念好的多,效果也要明显的多,这方面的话,音乐确实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

记者:谈谈这些年您创作的作品?您想通过音乐为孩子们描绘什么?


王东音:现在世面上能听到的有两百多首,这几年来陆续创作的有一千多首。我的歌曲主要是描绘的种类很多,比如大自然生态方面的《梦见草原》《花瓣雨》《泥娃娃》《雪花》;写校园的有《教室外面的花开了》《校园里有条石子路》《童年的追逐》;写中华美德的有《孔融让梨》《外婆的那首童谣》;写孩子内心世界的有《花开的声音》、《我的天地在哪里》这个主要写现在的孩子们很无奈的去补课;还有写祖国山河的《大别山的红杜鹃》《白洋淀的故事》;写热爱祖国、热爱党的《同歌声一起成长》《敬礼五星红旗》、《筑梦》《祖国妈妈》《中国梦》等等。

记者:创作期间您是否经历过一些困难和挫折?或者是疑惑?您秉承着怎样的一种心态和理念在坚持做这个事情?


王东音:其实困难随时随地都存在着,比如我有一次要给一个小歌手量身创作歌曲,但是一直找不到灵感和切入点;还有就是创作中为了追求一种完美,写一稿枪毙一稿,最后扔的草稿遍地都是;还有就是白天上班、晚上熬夜创作,有的时候身体不太好,白天不吃药就熬不下去。有段时间我也在想,我这么拼命图个什么,这不有点“傻”吗?还有就是一些词作者的老师也在投稿,我开始不喜欢投稿,后来投了一次,拿到稿费一看,稿费还是二十年前的物价,有的时候歌曲的创作,都得自己掏腰包。

那为什么我还能坚持这么久?归根结底就是喜欢孩子。愿意给他们做点有益于他们的事情,还有就是每次看到孩子站在舞台上唱我的歌曲的时候,自己的那份快乐和喜悦以及孩子萌萌的样子,瞬间觉得一切都值得了,没有办法,最后内心又说服了自己,无奈的“上路”了!

记者:您平时在创作中如何找寻灵感?是否会在孩子的世界和生活细节中捕捉灵感?


王东音:一定是这样的。在学校我和孩子们一起生活了都快三十年了,送走了无数的孩子。孩子们的举手投足、喜怒哀乐甚至是脸上的阴晴冷暖,这些都是我过去、现在或者是将来创作的灵感。另外,在孩子们的心灵世界里面,触摸他们的思想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十几年前,一位和我关系特别好的孩子,有一天就趴到我的耳朵边上告诉我说:“老师啊,我今天晚上就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屋了。”我当时很惊奇啊,最后一了解,才知道他在老房子里住的时候,一直和他爸妈住到一个房间里,现在家里要乔迁新居了,他突然就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屋和空间,当然非常兴奋了。最后,我就以这个孩子的生活素材创作了歌曲《快乐小屋》,这首歌曲现在被好多孩子传唱和喜欢,歌曲也在中央电视台进行展播。”

除此之外,我还给留守儿童写过《学校就是我的家》、《妈妈我爱你》、《感谢世界好人多》这些公益歌曲。当我听到这些留守孩子唱这些歌曲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很久违的感觉。还有就是我给智力障碍的孩子写歌时,感触也很深,当看到这些身心不是很健全的孩子唱着我的歌,载歌载舞时,特别的感动,很难得我的歌曲能唤起他们对于生活的那种感受,当我要离开学校时,一大群孩子甚至哭着拽着我不让我走,这场面让我们至今难忘。所以,音乐就是我和孩子们沟通的桥梁,他们也是我创作的源泉。

记者:谈谈您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和距离?


记者:我和孩子们平时就是一种平起平坐的朋友关系。孩子们在学校对我称呼都是千奇百怪的,大概十几种称呼。因为我的网名叫“大山的儿子”,我的孩子们也叫我“大山老师”、“大山的儿子”、或者“大山”的,还有的孩子直接称呼我名字。我觉得孩子们这样称呼我,就是没有把我当外人,我想也是音乐帮我们建立了如此微妙的关系吧!

记者:在您的作品中,您觉得最有影响力和您最满意的一首儿童歌曲是什么?谈谈创作这首歌曲背后的故事?


王东音:在所有的歌曲中,我最满意,同时也是听众评价较高的就是《花开的声音》。这首歌曲是我和中国著名的文学家、儿童歌曲词作家胡敦骅老先生一起创作的。在中国儿童歌曲论坛认识后,我们一起合作和磨合几首歌曲,然后对彼此的音乐风格、写作习惯等都有了深入的了解,然后我们才开始合作的《花开的声音》。这首歌就是想表达和描述一种孩童的梦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童年就是爱做梦的季节,我们就是想把孩子们五彩斑斓的梦通过音乐呈现出来。

记者:当今的儿童歌曲创作占据的地位是怎样的?环境及发展现状如何?存在哪些挑战和机遇?


王东音:目前国家已经将儿童歌曲创作提到议事日程了,前一些年儿童歌曲的匮乏,的确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文化、教育、广电以及中国音协等部门就启动了中国少年儿童推广计划。全国的少儿合唱节、合唱比赛、电视媒体、网络等也为儿童音乐的推广做出了很多的工作。给孩子们写歌的人也多了,比如前几年的《爱我就抱抱我》就比较不错,但是经典的就只有这么几首。

同时,儿歌创作又是一种边缘学,目前我国也没有开设专门的儿歌创作专业,其他一些创作者很多又不懂得儿歌的创作,因此创作专业人才也相对比较匮乏。

现在从孩子们嘴里听到的歌曲,几乎都是动画片里面的歌曲,虽然数量很多,但是好听的儿歌不是太多。同时,由于一些经济收益的问题,很多的作者积极性不高,让少儿歌曲的创作和影响局限在一些在专业的圈子里面。随着流行音乐、通俗歌曲对生活的影响,孩子们对于成人歌曲也是耳濡目染,所以,现在的孩子一张嘴就哼得是情、爱等成人类的歌曲。我们国家有120多家广播电台,据我所知只有广东的一家电台,有儿童歌曲排行榜,属于孩子们的天地确实太窄,我觉得应该多给孩子们一点机遇。

记者:您说过孩子们才是检验歌曲好坏的人,那您觉得孩子们的标准是什么?或者说一首好的儿童歌曲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和标准?您创作的目标是什么?


王东音:首先孩子们喜欢的才是好的儿童歌曲,我觉得一个好的儿童歌曲作品应该是要反映孩子们的生活,反映他们要说的话,具有时代的节拍和音乐元素,并且朗朗上口,旋律优美。我自己创作的歌曲的目标是想能写几首流传中国,甚至是流传全世界的歌曲。

记者:您觉得目前儿童歌曲在推广、普及方面的情况如何?您有哪些建议?


记者:目前,我们为孩子们做的优秀的、品牌的栏目还是少,比如能上星的电视的儿童栏目就很少,地方电视台能做出品牌的儿童栏目也少,这样就导致了儿童歌曲的普及面窄,孩子们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歌曲,就只能唱成人的歌曲。我觉得归根结底,不管是创作、推广、还是普及,我觉得要有一批真正的想为孩子们做事的人,并且要有持续的热情。我也希望能为想给孩子们做事的人提供平台。

记者:您作为一个儿童音乐创作人,同时又是一位老师,您觉得二者之间的身份对您来说有哪些不同和相似之处?您如何又是如何来扮演好、履职好这两个角色?这些工作基本上都是和孩子打交道的工作,那您觉得这种工作中最需要秉承哪些心态和性格?


王东音:一个是舞台培养人,一个是讲台上育人,创作人更需要是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观察和思考问题,通过音乐来呈现出来。音乐老师是探究孩子去做什么,更多是教材上下功夫。相似之处就是都是面对孩子。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是很无拘无束的,是一种平起平坐的朋友的关系。我和他们在一起,就是属于体验生活,采风,受孩子们的感染,有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年轻,孩子们也没有把我当成多老的人,比如校园下课后,孩子们见到我有呼叫声的、有给你打招呼的,和孩子们呆了这么多年,没有觉得厌倦,反而这份爱越来越浓,也越来越难以割舍。

记者:音乐是您最好的表达方式,也让您了解了孩子们,谈谈您对当今的孩子的认识和看法?您对于他们的期待和祝福有哪些?


王东音:现在孩子和我们之前年代的人不太一样,现代的孩子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孤僻、自私,同学之间责任感、信任感团结友爱的精神比较缺乏,但是他们思维活跃、敢想敢做、见多识广,人小鬼大。我期待他们每天能快乐,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多多演唱好听的属于他们自己的原创歌曲。

记者:针对于儿童歌曲的创作方面下一步您有哪些新的打算和想法?


王东音:目前一直在创作,从未停止。最让我高兴和自豪的就是,我们原创歌曲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中以及哈尔滨创建文明城市工作中给加分了。今年是我们创城的最后一年,我也还是想努力的为自己的家乡做点什么,多创作一些精品的儿童歌曲。(采访整理\施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