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十年前刘春香成立了中江留守儿童艺术团
  • 这些年来她一直为中江各乡镇学校的孩子义务授课。
  • 为了上好课,她一直坚持着训练自己的基本功。
  • 为了上好课,她一直坚持着训练自己的基本功。
  • 作为团长她每天都很忙,排课、编舞、整理资料等。
  • 这些年她一直租住在出租房里。
  • 她一直自掏腰包为孩子们买各种演出服装
  • 刘春香为记者展示自己10年前的照片

背景介绍


从吉林省歌舞剧院退休后到德阳打工的刘春香,于2005年开始关注留守儿童的艺术教育。她在中江办起春香艺术中心后,坚持免费为留守儿童开设舞蹈课程,并坚持带领舞蹈老师每周巡回各乡镇小学义务辅导留守儿童学习舞蹈……这一切都只是为给留守儿童搭建一个圆梦的平台,帮助他们实现舞蹈艺术梦想。

经过近10年的坚守,2013年5月30日,刘春香组建了留守儿童艺术团,8月8日正式注册成立了中江县留守儿童艺术团。艺术团属于个体非营利、公益性质,刘春香任团长。目前,艺术团共有留守儿童团员190人,成员包括原有的春香艺术中心学员和留守儿童。

如今,刘春香已经带着这群可爱的孩子,走上了全国舞台,在“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中获得“小荷之星”金奖;走进了四川省少儿春晚、中央电视台网络春节晚会。

记者:您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为什么会来到中江,并且在这里扎根呢?中江让留住您脚步的是什么?


刘春香:我之前是吉林省歌舞剧院一名演员,因伤病从舞台上退下来后。1996年的时候,我女儿考上了四川省舞蹈学校。当时,为了照顾女儿,我和丈夫就到了四川。之后我便在德阳市文化馆、德阳市艺术学校等地打工,做舞蹈兼职老师。2002年,央视少儿节目著名主持人鞠萍到中江排演“大风车”栏目,我来帮忙排节目,就这样到了中江,也接触到了中江的孩子们。这些孩子给我的感觉是纯真可爱。

之后,中江大东街幼儿园要发展特色教育,当时中江几乎没有专业的舞蹈教师,他们找到市艺术学校。但是,当时中江的基础设施太差,正赶上德中路修路,交通很不方便,市艺术学校的老师很多不愿意来。我就自告奋勇来了。我来一次就感动一次,中江无论家长小孩都盼着我来给她们上课。每次一下车,大家就高兴不已“哇!刘老师来了!”那种眼神、那种对舞蹈艺术的渴望……让人根本无法抗拒。

后来,我腰椎受伤住进了医院,本来就打算结束中江的教学。但是,中江的家长带着孩子来看我,他们说:“刘老师,你如果不能来了,我们到哪儿去找这么好老师呢?我们几个已经帮你找好了上课的地方和住的地方,你快点好起来吧,我们都盼着你回来……”这些真得让我感动,我在心底告诉自己:中江的孩子更需要自己,千万不能就这样倒下了。后来,我出院了,孩子们抱着我都哭了,他们说:“刘妈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可爱的孩子和家长,这些期盼和真情感动了我,让我留在了中江。

记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留守儿童的呢?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成立留守儿童舞蹈艺术团的想法呢?


刘春香:说真的,十年前,你和我说留守儿童,我不一定能理解,可能只是知道他们是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由爷爷奶奶带大的一群孩子。我到了德阳以后,有一次参加市里妇联组织的活动,去看望留守儿童。那个时候我才知道留守儿童的生活是什么样,真的很艰苦。而且,孩子看到人多也胆小、害怕。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关注这些孩子。

2005年,我在中江成立春香艺术中心,当时来中心学习舞蹈的孩子们一半以上都是留守儿童。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后,我才理解到“留守儿童”这四个字的含义。它不仅代表了孩子的一种生活现状,更是一种成长状态,对于孩子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心理成长和性格培养方面。

所以当时,春香艺术中心除了给孩子们做舞蹈艺术指导外,也逐渐开始了对留守儿童的关注。直到2013年5月30日,我们在中江县委县政府的帮助下组建了留守儿童艺术团,8月8日正式注册成立了中江县留守儿童艺术团。

记者:现在跟您学舞蹈的孩子们都在哪个年龄阶段呢?他们以前有过舞蹈基础吗?舞蹈天赋如何?


刘春香:这些孩子小的三、四岁,大的十七、八岁。都是一些很有艺术天赋的孩子,但是以前都没有舞蹈基础。

有些孩子舞蹈天赋很好,我们只要一放音乐,他们自己就跟着跳。我记得在富兴小学有两个孩子,一个是男孩叫毛力,一个是女孩叫任珊珊。是我们下乡教学时发现的。两个孩子都很有天赋,拉丁舞才学了4次,一次2个小时不到,就能跳的有模有样,动作、力量都很到位。他们的心愿都是希望长大了能成有一天能够成为舞蹈艺术家。

记者:你们现在每周都要下乡去教孩子们跳舞,收费吗?一周去几次呢?都教那些舞蹈呢?有多少孩子能够受益呢?


我们现在一周去4次,包括富兴、瓦店等乡镇,全部是免费的。跟我们学习的孩子大概有200多人。还有一些老师也跟着学。主要是教一些基本的舞蹈动作,包括拉丁舞、民族舞等。我希望能和政府联系,还能多有几个义务教学点,让更多的孩子学习舞蹈艺术。

记者:有人说孩子重要的是学习,跳舞是“不务正业”。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春香:这样的情况我也遇到过。之前我教的几个孩子基础还不错,也非常喜欢跳舞,但是突然间就不来了,问他们为什么不来了,说是婆婆爷爷不让来了。后来才知道,是他们的婆婆爷爷要送他们去补习文化课,尽管孩子不想放弃舞蹈,但还是坚决不让孩子练舞了。后来沟通了才知道,孩子的婆婆爷爷也很无奈,因为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不在家,而自己文化水平不高,辅导不了孩子的功课,为了孩子有好成绩,就只能送到文化课辅导老师那里去了,也就没有时间再练舞了。

其实我觉得,孩子除了文化学习以外,也应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尤其是留守儿童,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情感上的缺失,容易让他们孤独、内向。如果能有一些兴趣爱好的寄托,会让这些负面的情感冲淡一些。

现在,我和艺术团的老师除了教孩子们跳舞以外,也就把更多的精力、更多的关怀放在了这些留守孩子身上,经常和他们谈心,按时督促他们的文化课学习。希望能让更多的孩子文化学习、艺术学习“两不误”。

记者:之前,您给孩子们编排了原创舞蹈《圆梦》,在“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中获得“小荷之星”金奖。这件事对你而言有什么意义?


刘春香:我留在中江,是因为孩子们想学舞蹈,他们希望能在有灯光的舞台上跳舞。当时我也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给孩子们圆梦,让他们感受什么是真正的舞台,带着他们从中江走上四川的舞台、全国的舞台,甚至是世界的舞台。”

《圆梦》是对我和孩子们都是意义非凡的。它不仅得了“小荷之星”金奖,也走进了四川省少儿春晚、中央电视台网络春节晚会。这个舞蹈圆了孩子们的梦,也是圆了我的梦。

记者:听说在90年代,你在德阳的时候已经是“万元户”了,可是在中江快10年了,你没有一个像样的家,连房子也买不起?


刘春香:不怕你笑话,1999年,我在德阳的时候,很多的孩子家长找我,请我教孩子舞蹈,那个时候,我有500多个学生,一个月收入上万。在中江待了近十年,却连一套房子也买不起。现在还是租房子住。

现在租的房子里,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除了基本生活用品,百分之八十的空间都被布衣柜及挂衣架占据,一个一个布衣柜挨着拉开,里面装的全是孩子们的演出服及演出用品。这些就是我全部的家当了,我所有的积蓄都拿来买演出服和带孩子们出去比赛了。

我一直希望让孩子们感受什么是真正的舞台,从演出服装,到化妆、场地布置、灯光、音响,我全部都要最好的,且必定亲力亲为,这一过程从没收过一分钱,全是用的不多的课时费及以前自己的积蓄。现在我把东北老家的房子也卖了,希望能帮孩子们继续圆梦。

记者:从2005年到现在,近10年,这样的坚守你觉得有意义吗?让你最有成就感的事是什么?


刘春香:我觉得有意义,每次看到孩子们的笑脸,我就特别高兴,特别开心。我放弃了德阳那么好的收入,到中江来,就没想过要赚钱,如果是为了名利,我就不会到中江来了。中江的孩子更需要我,我要尽力给他们创造好的条件,把他们带出中江、带出四川、带出国门,让每一个孩子都有登上大舞台的机会,让他们在真正的舞台上找到快乐,找到自信!

现在,德阳、成都、北京、香港、澳门等地处处留下了孩子们舞蹈的身影,获得的各种奖项举不胜举,孩子们高兴了,笑了,这就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记者:孩子们都叫您“刘妈”,你怎么看这个称呼呢?


刘春香:我很高兴孩子们这样称呼我。这说明孩子们认可我,我的付出没有白费。这也是孩子们给我的最高荣誉。我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这些孩子一个快乐的,充满爱的童年,帮这些孩子实现他们的艺术梦想。

记者:对于以后,你有什么样的打算呢?


刘春香:我女儿也是学舞蹈的,现在在部队文工团,我希望以后,她能退伍回来接我的班,和我一起去帮助孩子们继续圆梦。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来关爱留守儿童,尤其是关注他们的内心世界,帮助他们健康、快乐成长。(记者\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