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毕传高老师和他的孩子们
  • 毕传高老师九年如一日坚持家访,了解学生及其家庭情况
  • 学生在自学,毕老师在批改作业
  • 毕传高给孩子们辅导功课
  • 曾经父亲的“陪读”深深影响着毕传高,也激励着他实现了理想

记者:你从小立志要当老师,老师这个职业为什么在你的心中分量如此之重?你对这个职业有哪些不同的看法?


毕传高:半岁时,一场高烧让我患上小儿麻痹症,从此落下终身残疾。九岁那年,为了圆我读书的梦想,父亲辞去了民办教师的职务,背着我走进了一年级教室。寒来暑往,我在父亲的肩头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虽然中考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但由于身体原因,全县4所高中纷纷向我关上了大门。我开始了更为艰苦的学习生活,在父亲的指导下,自学了从高中至大学语文的相关课程,攻读了教育学、心理学及小学语文教学法。

种种遭遇和父亲的“陪读”之举,使我深切体会到了知识的重要性,更让我懂得了感恩和坚强。我暗暗立下誓言,要像父亲一样做求学者的人梯! 推己及人,在这大山沟里成长,我知道他们缺少什么,需要什么。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帮助山里的孩子走出去。

我一直认为,教育是一个良心活,做教师其实就是在做良心。教师的良心体现在“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因为教师从事的是为祖国培养人才的伟大事业,而每一个孩子都是家庭的希望,祖国的未来。我的眼中没有差生,每一个学生都是百分之百,“不求人人成才,但愿个个成人”是我的教育追求。

记者:听说你父亲当初也是一位教师,他在你梦想的形成中是否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毕传高:是的。是父亲九年如一日的陪读,改变了我的命运,藉着他日渐消瘦的肩头,我一步一步攀登学海。做了代课教师后,父亲又成了我的“拐杖”,每天送我上学,接我回家,甚至家访都陪着我一路前行。在我的人生路上,父亲总是与我相伴相随,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浸润着父亲的汗水和心血,是父亲让我实现了读书梦、教师梦,没有父亲,就没有我的今天。

记者:你当初的求学经历十分的坎坷,那时候支持你的力量是什么?如何克服身体及心理的双重压力呢?


毕传高:父母的呵护、老师同学的关心以及社会好心人的关爱,这些都是我的动力之源。我那时的想法只有一个:我要报恩,而对于我来说,报恩的唯一方式就是认真读书,以优异的成绩回报他们。我这样想着,就有了无穷的力量,即使身体不适,我也会咬牙坚持,不曾放弃。所以,我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除了一次考过第二名,其余次次都是第一名。记忆犹新的是,考第二名的那个暑假,我过得很不开心,总觉得对不住那些关心我的人。

记者:当老师是你从小的梦想,那么还记得你梦想实现之际,第一刻踏上讲台时的情景吗,说说你当时感受?


毕传高: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激动和心酸。说激动,是因为我终于圆了儿时的梦想,对未来满怀憧憬;说心酸,是因为家长的不信任、学生的不听话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残疾人做事的艰辛。

记者:由于你身体特殊的原因,以及孩子、家长对你的了解甚少,刚开始教书时,听说你也受到了很多委屈?


毕传高:呵呵,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不过那时确实想不通,甚至有过放弃的念头。2004年9月1日,我以“代课教师”教师的身份走进了乌沙畈小学。然而,学校聘请我做老师的消息,很快在村子里传开了并掀起了轩然大波,家长纷纷找到学校要求给个说法,甚至有人当面质问校长:“跛子也能教书?你究竟得了他多少好处,让他来混饭吃?”更有甚者,还要挟道:“如果不赶走他,我就让我的孩子转学!”好说歹说,校长总算说服了家长,可是,当我怀揣着梦想与喜悦走上讲台时,台下传来了学生的一片哗笑:“原来教我们的真是个跛脚老师,不知凶不凶?“我爸爸说了,他是个跛脚,我们不用怕。”我在前面讲课,而学生不理不睬,说笑的,打闹的,甚至更放肆的在教室里乱跑。我的第一堂课以失败告终。

记者:之后你都如何来化解家长和孩子们的这些疑惑的,如何赢得大家的尊重?


毕传高;方法其实很简单,我抓住学生“爱玩、好胜”的心理,和他们打了一个“赌”:“一周之后,你们如果不喜欢我的课,我自己走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高认真上好每一堂课,课下主动和学生交流。奇迹出现了,由于我的热情、随和,加上我的课生动有趣,寓教于乐,渐渐地,认真听讲的学生多起来了,爱和他沟通的学生多起来了,到学校来“视察”的家长也少了。四天以后的班会课上,我刚走进教室,全班22个孩子齐刷刷地站起来,异口同声地说:“老师,你好!”前面黑板正中间“老师,我们爱你”六个大字格外醒目。

记者:如何看待孩子们在黑板上写的“老师,我们爱你”六个字背后传达的情感?


毕传高:当时真的很激动,泪水都流了出来,我知道我的努力得到了认可。这几个字的背后传达的是孩子包括家长对我的信任和期待,当然,与我而言,这更是一种动力和责任——我唯有用心教好这些娃娃,才不辜负他们的这份信任。

记者:你代课的当年,全镇统考中,你所带的班级语文、数学两科均挺进全镇前五名,这些都得益于你的一些特殊的教学方式。特别是你提倡“快乐教学法”,能具体谈谈是怎样的一种教授方式?


毕传高;就以语文教学为例吧。“快乐教学法”其实就是“玩语文”。我的语文课堂常常是“炸开了锅”:有时激情演说,有时高声辩论,有时深情对白,有时动手制作,有时开心表演。同事们都说我的课不像语文课,倒像是“演讲赛”“辩论会”“演出秀”“手工课”。不像语文课也无妨,学生在“玩”中学到了东西,提高了兴趣,提升了能力,何乐而不为呢?

记者:在教学过程中你还充分发挥孩子们的参与性,让学生“当一回小老师”,为什么会想用这个方式,孩子参与度如何?你觉得孩子从中有哪些收获和成长?


毕传高:农村孩子胆儿小,人多场合说话就不自在。通过何种途径培养他们的口头表达能力?除了每天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就是讲故事、说见闻)之外,我还让学生“当一回小老师”,鼓励他们登台讲课。有时同一篇课文,有很多学生争着抢着要讲。为不打消学生的积极性,我就用“竞标”的方式来选“小老师”,让同学们每人拿出一份“上课”设计,设计最好的学生获得讲课资格。引导学生思考、组织学生讨论、科学评价学生……这些原本都是老师的“专利”,竟让学生“拿去”,也上得有模有样。实践表明,让学生当“小老师”,提高的不仅仅是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语文综合能力和整体成绩也突飞猛进,近六年来,我带的语文学科,每年在全镇都很靠前。

记者:大家都说你是”作文名师”, 众人评价你的课堂总是诗意飞扬,能说说你对文学的感受和情结吗?你希望你的学生如何来看学习作文科目?希望孩子们在文学中得到哪些熏陶和感悟?


毕传高:我从小就很喜欢读书,而真正迷恋上文学,是初中时代。文学不是救世主,但她却是人间万花筒,是治疗心灵的良药,优秀的文学作品亦能让你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大写的人。因此,我经常告诫我的学生要多读书,读好书,事实上他们大都照做了,这也是我引以为豪的。我的第一届学生今年读高三,上次,他们中的几个人告诉我:他们至今仍保持着每天“读一两页书,写三四百文”的习惯。

呵呵,“作文名师”这个称谓太大了,我受不起。如果说我在作文教学上取得了一点成绩,那全得益于我对学生写作兴趣的呵护和培养。“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也许是老生常谈,但于写作而言,永远是至理。少给学生设置门槛,少用甚至不用大人的思维去桎梏学生,多鼓励,多赏识,多给学生自由表达的空间,这样他们就会想写,乐写,直至会写。

记者:家访对于现代教育来说也正在日渐减少,那你为什么还要坚持这种传统? 你觉得家访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会起到哪些至关重要的作用? 对于老师来说又有哪些考验?


毕传高:在教育上,有些传统要打破,而有些传统要坚持,比如家访。家访是沟通学校和家庭的桥梁,是增强教师与家长感情的润滑剂,是了解学生学习、生活及其思想动态的一扇窗口。没有家长参与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而家访就能够让家庭和学校结成“教育同盟”,只有家校携手,才能教育出更加优秀的孩子。

家访之于教师,考验是多方面的。首先,家访一般都是利用休息日完成的,因此,需要教师有奉献精神——把你的休息时间奉献给学生;其次,考验教师的耐心、细心和真心。

记者:你作为一名老师,又是如何看待现在家访日渐退出教育过程的现象?对此你有哪些希冀?


毕传高:家访日渐退出教育,其实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教育工作者责任心的缺失。在我们蕲春,两年前已将教师家访情况纳入对教师年度考核的重要指标,全省持续开展的“课外访万家”活动,让教师家访成为了常态,这是个很好的经验,值得在全国推广。

记者:9年家访中,你劝回辍学生20多名,你是如何引导他们对于知识和学业的重视?


毕传高: 学生辍学都是有原因的,要么是学生成绩跟不上,厌学;要么是家长意识跟不上,被迫退学,等等。只有找准了原因,摸准了“脉搏”,才能因势利导,对症下药。

记者:家访中,你写下了15本家访日记。其中,你记下的都是山区孩子“想什么”、“缺什么”、“盼什么”的思考,那么孩子们都有哪些想法和期盼?你又如何来帮助他们实现愿望的呢?


毕传高;山区的孩子有“四缺”:一是缺亲情的呵护,80%以上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二是缺“精神食粮”,他们能够读到的课外书籍十分有限;三是缺活动场所和器材,课余除了玩捉迷藏、踢房子、跳绳等游戏,就再无其他;四是缺优质的教育资源,没有多媒体教室,急缺音、体、美等学科的教师。

毕传高;针对第一个,我跟在外务工的学生家长达成“口头协议”:每周和孩子通电话不得少于三次,与此同时,我还开通了“QQ亲情视频”,每周学生都可以通过视频在网上和父母相见。针对第二个,2011年11月,我在网上发出倡议书,向社会募集图书,筹建“大别山希望书屋”,13个省市纷纷响应,一月之内收到全国各地捐赠的图书4000多册,这些图书都成了孩子们最宝贵的“精神食粮”。针对第三、四个,我邀请20多名蕲春本地歌手于2013年3月9日在我校举办了“大爱大别山,情牵留守娃”原创歌手演唱会,让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娃大呼过瘾,爱心人士为学校捐赠了价值4000多元的体育器材,并定向资助了5名贫困生;12月7日,武汉四大高校志愿者和爱心企业在我的再三邀请下来到学校,捐赠10000元助学金、两台电脑以及5000余件体育和学习用品。因为这些,我被同事笑称为“最会化缘的老师”。当然,“化缘”治标不治本,真心期待有更多的目光来关注这方土地,关心这里的娃娃。

记者:这些年,你在教书育人的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获得的最大幸福是什么?


毕传高;家长说把孩子交给我“很放心”,没有一个学生中途辍学,有9名学生还考进了蕲春一中,这些,都是我最大的收获,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记者:对于山区孩子的未来你有哪些期盼和憧憬?


毕传高;我常对孩子们说:“人”字写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写一个“人”一撇一捺不过一秒钟的事情,而做好一个“人”却要一辈子的时间。“做人”是一辈子的功课,我希望他们用心做好这门“功课”。先把“人”做好了,然后再各尽其才,为社会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这就是我对他们的期望。(记者\施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