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每到夏季,菇溪河边就会聚集不少孩子冒险玩水、游泳
  • 其中大部分是无人监管的留守儿童,因此潜藏着诸多安全隐患
  • 为防止孩子们溺水,十年来,魏玉献都在河边义务巡逻
  • 期间,总会有不少孩子贪图凉快,会偷偷的溜到河边。
  • 每次逮到下水玩水的孩子,魏玉献都要不厌其烦的耐心劝导。

记者:从2003年到现在,你在暑期防溺水义务巡逻已经十个年头了,让你当初下定决心挑起这份责任和义务的原因有哪些?


魏玉献:让我挑起这份责任和义务的原因是受电视和现场感染。

受电视画面的感染:2003年暑假的一天,我在电视里看到:有几个孩子偷偷地去玩水,结果有一个孩子不幸溺水身亡了,电视里传来这个孩子父母的哭声,这撕心裂肺的哭声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我不禁想到:如果当时有人劝说,也许这群小孩就不会肆意玩水,让自已陷入危险,又或者当意外出现时,能有人及时相救那么眼前这不幸的一幕就不会发生了。就这样,我决定放弃暑假的休息时间,在小溪边进行义务巡逻,希望通过自已的努力,能让这样的悲剧少一些。

受现场感染:在我巡逻的十年中菇溪还是发生了一起小孩溺水事件,更加坚定了进行巡逻的决心,通过巡逻来减少小孩溺水事件。

记者:从许多暑期儿童溺亡事件的报道中,可以看出悲剧的发生大都是因为农村留守孩子缺乏监管所致。那么你所在的当地留守儿童的现状和安全意识如何?曾经河畔边孩子玩水洗澡的现象是不是很严重?


魏玉献:我所在的桥头镇是一个经济比较发达的镇,很多孩子的父母都是外出经商的,留守儿童在逐年增加,这些留守儿童一般都是他们的爷爷奶奶带,由于爷爷奶奶年龄比较大,很难管束他们,有些爷爷奶奶一到暑假就害怕起来,怕他们去外面出事,平时在学校有老师管束,除了留守儿童外还有很多来至全国各地的新居民子女,这些新居民子女放暑假到父母身边,由于父母要工作,没时间照管他们,一般他们都是自己在那里玩耍。由于菇溪穿过整个桥头镇,小孩出门到菇溪玩水非常方便,这些留守儿童还有新居民子女由于是偷偷的去溪里游泳,没有大人陪同,也没有规范的安全措施,安全隐患是非常的大。还有这几年菇溪河水治理得越来越好,所以去溪里游泳和玩水的小孩也越来越多。

记者:当初你选择暑期防溺水义务巡逻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有哪些计划和目标?有想过自己能坚持这么久吗?


魏玉献:当初选择暑期防溺水义务巡逻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这些孩子远离这些危险的水域,不要因为一个孩子的溺水导致家庭支离破碎,刚开始巡逻的第一天我也有过思想斗争,我记得巡逻的第一天,因为不知道孩子们会在小溪的哪里玩水,我就沿着五公里长的溪岸来回走了几趟,终于找到了几处方便孩子来玩水的地方,一个下午下来,我的皮肤被晒的红红的,洗脸时还有阵阵刺痛和灼烧感。这一次的巡逻让我有点后怕,当时也想过要不要坚持?但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最终我还是决定要坚持下去。做出这一决定,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十年。

记者:你在这些年的巡逻劝说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


魏玉献:在巡逻的过程,我遇到许多困难,由于溪岸比较长,一趟下来就汗流浃背,嗓子也喊哑了,而且每天常常不止一趟,但这些困难都能忍受。比这更困难的是有时候在进行劝说时,有些大一点的孩子比较叛逆对我的这种行为非常反感,甚至会进行辱骂,但我会依然耐心的进行劝说,直到他们上岸。有时候遇见很固执的孩子,他们不听教,坚决不上来,我就默默的在一边看着他们直到他们平安上岸。我这样坚持与默默守护,终于得到孩子们的理解,孩子们也慢慢的知道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们好。有时候孩子们会亲切的称我为“闲事伯”。 要知道在这样炎炎的夏日里沿着这样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溪岸巡视,要付出多大的毅力和汗水,但对我来说只要自己的汗水能够换来孩子们的平安,便是最大的幸福!

记者:巡逻过程中,给你印象最为深刻的人和事情有哪些?


魏玉献:这十年的巡逻中遇到的胆战心惊的事情,我自己也记不清楚有多少了。

2006年暑假的一天,我出去巡逻时,看见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孩子向小溪的深水中走去,当时情况相当危机,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在冲过去的过程中我的脚被石头刮了一下,当时我没感觉,当我把那个小孩抱上了岸后,我才发觉自己的右脚一块皮被刮下来,至今在我的右脚还留着一块清晰可见的伤疤。

2008年的一天,当我巡逻到菇溪大桥附近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看起来马上就要下大雨了,我本想结束这次巡逻,可就在这时我发现菇溪大桥上游有几个小孩在溪里扔石子,显然这群孩子还不知道要下大雨了,我赶紧跑过去叫他们回到岸边,就在这时,倾盆大雨瞬间下来,这群孩子也立刻向溪岸边跑去,其中几个大一点的孩子跑的比较快,一下子就跑到了溪岸边,可其中有一个小一点的孩子,在跑的时候被溪中的石头拌了一下,重重的摔倒在溪中的石头上,小孩在那里站不起来,只能大声的哭叫,当时雨很大,小溪的水满的很快,如果这个小孩不及时离开那里个,很有可能被溪水淹没,甚至冲走。我一边跑一边大声对那个小孩说,叫他不要慌,不要乱动,呆在原里。当我跑下去抱起那个小孩时,溪水已满过那个小孩摔倒的地方。我抱着小孩回到溪岸边时,我和这个小孩都已经成为落汤鸡,但我很开心,因为我帮到了这个孩子。这个小孩在跑动的过程中左脚扭伤了,站不起来,于是我把这个小孩子送回了家,这个孩子是一位新居民子女,父母工作很忙,常常没有时间管他,但我把这个小孩送回家时,他的父母还没有下班,家里没有一个人,尽管全身湿透,我依然没有决定回家,因为我要等这个孩子的父母下班,今天的事情太危险,我觉得需要跟他的父母谈谈,以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直到夜幕降临,这个孩子的父母终于回来了,对于今天发现的事情他的父母也很后怕,表示以后一定会注意,在孩子父母的道谢声中我发现自已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

记者:阻止孩子们玩水或者下河洗澡,其实也是和这些顽童们“斗智斗勇”的过程,孩子们都会想哪些办法来避免被你逮住?他们的态度又是如何的呢? 你又通过哪些方法来引导他们的?


魏玉献:有时候在进行劝说时,有些大一点的孩子比较叛逆对我的这种行为非常反感,甚至会进行辱骂,但我会依然耐心的进行劝说,直到他们上岸。有时候遇见很固执的孩子,他们不听教,坚决不上来,我就默默的在一边看着他们直到他们平安上岸。我这样坚持与默默守护,终于得到孩子们的理解,孩子们也慢慢的知道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们好。有时候孩子们会亲切的称我为“闲事伯”。我感觉只有真心付出他们迟早会理解的。

记者:你如何看待大家给你起的这个“闲事伯”的称号?


魏玉献;这个称呼我感觉是非常的亲切,这些孩子只有在接受你的情况下才会给你起这样称呼,虽然他们刚开始感觉我爱管闲事,但当他们真正知道我是为他们好时,就会像朋友一样对待我。我感觉这样称呼对我来说既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荣誉。

记者:在没有义务巡逻之前,你的暑期生活都会怎么安排?选择了这份义务后,对自己的暑期计划和安排有哪些影响?家人对此事又是如何看待的?


魏玉献:以前没做这些事的时候,暑假我一般会在家看书、看电视、打篮球、做做家务等等活动。但选择巡逻后从2003年起,整整十年我从没有过过一个暑假,放弃了许多自己的爱好比如(看书、看电视、打篮球),但我感觉在劝说这些孩子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非常快乐,因为我一直都在牵挂他们的安全。家人态度刚开始,非常反对,他们认为;暑假呆在房间里都觉得热,更何况要在室外高温下曝晒,长时间的日晒还可能对身体造成伤害。那时候家人虽然不理解,但我还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做一名孩子暑假里的生命守护者。我相信时间久了,家人会看到我的努力,会明白我这么做的意义,到时候一定会支持我。

当家人看了我拍的一些小孩玩水时的危险照片,看了这些照片后家人也慢慢的理解了我,明白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为了这些家庭的幸福,现在家人有时候还会提醒我早点去。

记者: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觉得暑期孩子放假了,安全方面更多的是靠家庭和自律了,对于你来说也这份义务,并不是非得要坚持,但是你却主动的承担起这个事情,您是如何看待这份义务和责任的?


魏玉献;作为家长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平平安安成长,但有时候家长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时间来照顾他们的孩子,导致这些孩子会去做一些危险的动作,牺牲自己的一点时间换来孩子的安全我感觉是非常值的。其实我选择做暑假防溺水义务巡逻,虽然是没有报酬的,但我还是把这份责任看的很重,因为他寄托了家长对我的信任,当家长对我表示感谢时,我更加觉得有责任把这件事情做好。

记者:这些年来这件事情给你带来收获和感悟有哪些?


魏玉献:做了十年的暑期防溺水义务巡逻,虽然牺牲了自己暑假的休息时间,但我感觉收获还是非常大的,当你把一个小孩的去向告诉家长尤其是他们爷爷奶奶,他们都是非常感激你,这些爷爷奶奶在家里带孩子责任本来就非常大,一旦他们的小孩出事对他们的晚年生活也有影响,还有一些新居民出来工作本来就是想他们的子女将来过的好点,但他们的孩子暑假偷偷去玩水,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对他们的工作也产生影响,我每次把这些孩子送回家时,他们父母的感谢是给我最大的动力!

记者:除了对孩子的教育外,对于留守孩子的家人劝说,你又做了哪些思想工作,来唤起他们对于孩子的安全教育及管理意识的?


魏玉献:刚开始我把一些孩子送回去,孩子因为怕父母打骂会说自己没有玩水,所以我想到了用相机记录一些他们玩水时的危险场景,来引起他们父母的注意。有时候我还会和他们谈心,让他们明白孩子的安全比他们赚多少钱都重要。

记者:对于暑期安全,特别是留守孩子的暑期安全管理,你觉得社会、学校、家庭应该履行起哪些责任?对于暑期防溺水工作,你自己有哪些思考或者建议?


魏玉献:大家都知道暑假老师是最清闲的,只要老师牺牲点自己的时间,在河边进行巡逻,那孩子的安全多一点保障,还有暑假老时老师更应该了解孩子的去向,多去做家访。

记者:孩子的家人和周围的乡邻是如何看待你的做法?对于你校外管教他们的孩子,他们又是持何种态度?周围有没有人在你的感召下,加入到你的行列之中的?


魏玉献:周围的人有说好也有说坏,有些人感觉暑假不好好休息,去做这些事情又累,又没有报酬。有些人会说难得啊。几年前有一个人和我一起巡逻过,后来感觉太累就不做了。

记者:孩子们在你的教育和劝说下,有哪些认识和改变?今年暑期的状况如何,下河玩水洗澡或者溺水的现象有所好转吗?


魏玉献:新居民子女流动性比较强,每年劝说对象都在改变,老的新居民子女经我的劝说后,现在要是去玩水,也不会去深塘边,有时候会要求家人一起去。

记者:下一步,对于这个公益事情,你有哪些想法和打算?会坚持好久?


魏玉献;对于暑假防溺水巡逻我会一直做下去,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加人到这个义务巡逻员的队伍中来。(记者\施华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