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张道镕老师正在为学生讲课
  • 上课前,他都要认真钻研教材,做好准备。
  • 他就用这台老式打字机打印英语辅导材料。
  • 休息时,张老师还会与学生一起谈笑风生。
  • 起床和睡觉前,他都不忘读一读经典英文短句。
  • 张道镕老人还能熟练地使用电脑
  • 有时,也有高中生甚至大学生登门请教
  • 张道镕老师为学生个别辅导
  • 张老师与学生家长交流孩子英语学习情况
  • 张老师自备的英语辅导补充教材。

背景介绍


他,是一位98岁的高龄老人,曾亲历过中国的沧桑巨变;

他,是一位知识渊博、阅历丰富的长者。幼时求学教堂,年轻时任职于台湾,转而返回祖国,为国内的园艺研究倾注一生。

在旁人看来,退休的他本该颐养天年,而他却选择和一群孩子结缘,自掏腰包办起家庭辅导班,为百余名孩子免费辅导英语,当起了他们求学路上的引路人。

他,就是四川省乐山市退休老人张道镕。

记者:能简单介绍下您以前的求学和工作经历吗?工作期间,是否也从事过英语教育?


张道镕:我幼时求学于本地教堂牧师Mrs Jensen(纪省夫人),七七事变那年,考入四川大学园艺系,大学二年级时,因为家庭贫穷,在校外教授中学英语和生物。毕业后,进入省农业试验所(现农业科学院),任过成都园艺场主任。抗战胜利后,在台湾任过园艺所长,返回四川后,任过中学英语教师和省高农校教师。解放后,在川南园艺试验场工作(现称园艺研究所)。

在园艺研究所工作期间,教过科技人员学英语,直至退休。

记者:为什么退休后想到为孩子们免费辅导英语?孩子们是怎么找上门来的?


张道镕:1984年退休后,我利用自己的园艺技术,指导周围邻居和附近村民科学种植花卉和农作物。在交流园艺的过程中,他们听说我英语好,主动找上门来,希望我为他们的娃娃补习英语。

我想到自己小时候没钱读书的那些苦,想到这些娃娃家庭条件差、没办法在外面找培训班补习,就决定在家里开个免费的补习班。

后来招收的娃娃,都是亲友送过来,或是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的。我听说,有些娃娃,在傍晚的时候,都还在挨家挨户问张爷爷住哪儿。

记者:刚开始办补习班时,都遇到了哪些困难,怎么解决的?


张道镕: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基本上自己都能解决。1993年,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购买了教学用的电脑、幼儿童话光盘等设备,当时花了12000多元。这些钱是我原本打算买房子的钱,但考虑到娃娃更需要这笔钱,就先用来买电脑了。现在,我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一年才200元钱。

记者:一天最多能辅导多少个学生呢?您是怎么准备讲义的?


张道镕:一天最多的时候,有二十个学生。我就根据他们的年级和英语水平,分班、分时段讲课。

不管小学、初中、高中,都要提前一天备好课,这是我几十年来的规矩。有了电脑后,我就在电脑上备课,一般要花两、三个小时。认真备了的课,第二天讲起来也精彩。娃娃看电脑上的讲义,眼睛瞪得大大的,我见着觉得很是喜人。

记者:您觉得补习效果怎么样?孩子们后来的情况如何?


张道镕:辅导之后,成绩都有提高。比如说徐迅,他以前英语有几次都没及格,班主任多次给他发出警告,英语成绩还是没有上去。后来,他到我这里补习,我几乎每晚上都要给他辅导两个小时。一个月之后,他的英语成绩突飞猛进,考了全班第一。这也是我教的学生中,进步最明显的一个。

22年来,我教过的学生有100多人,考上大学的就有几十个人。

记者:您是怎么培养孩子们对英语的兴趣的?有什么辅导诀窍呢?


张道镕:我借鉴了以前纪省夫人的教法,根据中国人学习习惯,进行了一些改进,总结出一套“六关教学法”。从这些年的实践来看,这个方法还算行之有效!

不管是小学、初中、高中、大专,凡是来我这里补习的,都要经过字母关、字母拼法关、顺口溜关、初级口语关、造句关、日记(次为书信)关六大历程。每关结束,都要经过测试,方可进入下一关的学习。如果某一阶段学生已掌握了,就可免掉该阶段的学习。当然,这些只能算正常程序,具体还是要根据教师的教法而定。

孩子们稍有进步,就给予表扬。这个包括口头表扬和实物奖励。比如说,孩子们每过一关,都要对考试优秀者予以表扬,奖励圆珠笔、练习本等。

另外,我会鼓励他们多说口语。每天来叫“张爷爷好”、走说“张爷爷再见”、上课想要上厕所等,都用英语表达,养成说英语、用英语的习惯。我也会搜集一些英语名句,或者是像“三思而后行”、“有志者事竟成”这样的中文名言警句,让他们学着用英语说。

记者:碰到学得很慢的学生,该如何辅导?


张道镕:诚然有学得慢的,但大环境下他也能快。把任务给他分解,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教他多读。

记者:除了教授英语,您还给孩子们教育了哪些知识?您对他们的期望是什么?


张道镕:会教他们一些生活习惯,比如说,不能乱撕练习本、节约第一等。其次,就是要注意身体保健,不乱吃东西等。我会给他们讲自己幼时的求学经历,鼓励他们要刻苦学习、珍惜现在的好时光。

我希望,我教的这些孩子,都能爱党、爱国家,做有道德的人。

记者:您最满意的学生是谁?


张道镕:曹樱榆是我最满意的学生。小学四年级起,她就开始在我这里补习,当时就可以和六年级的一起上课,还能进行基本的会话。初中开始,她离开五通桥区到乐山市读书,每个暑假还是坚持来补习。现在,她在乐山最好的高中读书,每个暑假照样会来。

记者:听说您经常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


张道镕:嗯,我小时候家庭很困难,差点读不起书。所以,看到有孩子家庭困难时,就总想帮一下。到底资助过多少娃娃、给了好多钱,我也记不清了,也没计算过。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张琴这个娃娃。当初她家庭困难,我就经常给个一百或是两百。现在,她在深圳一家酒店任经理,每年过年都要来看我,还带很多礼物来。

记者:您家里人对您的做法支持吗?


张道镕:非常支持。我一个人在家,要上课的话,就没什么时间做家务。儿女们经常轮流过来给我买菜做饭、打扫卫生什么的。

记者:您辅导过的孩子,是否会惦记您?


张道镕:是的,每年年终时,我家里的电话就响个不停。我老了,记性也不怎么好了,有些时候,要翻下当年的日记本,才记得起是哪个娃娃。他们每年要给我带很多礼物,我一个人吃不完,也给儿女们带些去。

记者:这些年的辅导,最让您欣慰的是什么?


张道镕:看到娃娃学习有进步,个个都变得很优秀,我就感到很欣慰。

记者:为什么您可以坚持22年呢?还会继续坚持下去吗?


张道镕:以前工作时,教了大半辈子书。时间久了,已经习惯了当教书匠,再教下去也不觉得费力。

我一直追求加入党的组织,但由于历史原因,终于在70岁入了党。这20多年来,我一直努力实现入党时许下的“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的诺言。我觉得,给孩子们上课,就是在兑现这份诺言。而且,教书还能得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乐趣,让我心境开阔、无忧无虑,也有利于延年益寿。

以后,只要有孩子来找我补课,就是再忙,我也会教。至呼吸停止方休。(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