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刘效忠老师给孩子们上课
  • 刘效忠老师给学生指导功课
  • 刘效忠老师正在批改作业
  • 刘效忠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 刘效忠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 为培养孩子爱劳动的习惯,刘老师陪孩子们一起除雪
  • 刘老师经常深入孩子们家中进行家访

背景介绍


  西二屯是一个二十几户人家的自然屯,地处小兴安岭余脉的大山深处,是木兰县最北端的一个村落。这里是木兰的革命老区,是东北抗联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是一个极度贫穷落后的村落。直到如今,这里和外界的联系依然是那条沿山靠湖的乡间土路,三十年前更是一穷二白。屯里的孩子要想念书就得翻山越岭十几里到五一村小学,春夏的湖水一涨交通就断绝了,这里几乎就是一个孤岛。

  为了解决村中的教育难题, 26岁的刘效忠便在这片红色的土地走上了三尺讲台,一干就是三十余年。校长、主任、各学科教师,一肩全挑。在只有一间小土屋,一块大黑板、两盒粉笔、四五张缺胳膊少腿的桌椅的艰苦环境下,开始了他的教师生涯。为了改善教学环境,他自掏腰包,修缮教室,利用课余时间,抬石头、垒墙脚修建新校舍。掏钱垫付学费,供孩子上学。他不断用行动实践着爱的教育,用心呵护每名学生,乡亲们都戏称他为老抱子(老母鸡)。他平凡的付出,给西二屯人带来不平凡的明天,也在木兰的教育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西二屯的适龄儿童无一辍学,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西二屯,先后有16名学生考入全国统招大学。

   2012年9月,刘效忠被评为“中国最美乡村教师”;当选2012“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哈尔滨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形象大使”。

   近日,中国未成年人网记者(邹金利)在线专访了刘效忠这位普通的乡村老师。

记者:1980年,屯屯建校的政策实施后,西二屯的孩子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小学。招不来外乡人,村上领导找到村里的知识分子、初中毕业的您。作为当年生产队的能手,您为什么选择接下这个担子?


刘效忠:我们西二屯是一个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自然屯,四面环山,唯一的出口就是水库旁的一条小路。一碰到涨水,小路就被水库淹没,出村只能找有渔船的人家帮忙。到冬天,大雪封山,大家就更不会出去了。一年的油盐酱醋、肥料什么的,都是一次性买齐。

孩子们要想读书,就得翻山越岭十几里到五一村小学。春夏涨水、冬天大雪,这样艰苦的上学环境,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学校。有的孩子15岁了,都没进过一天学堂。我的父母是老师,他们逼着我去村里上学,我才读到了初中毕业。

我是生产队的一把好手,有文化、有能力,还懂酿酒,工分也挣得很高。村上找我当老师,我犹豫了很久。当了老师,工分会比以前少很多,要知道,工分就是工资啊。当时,我的父母都鼓励我接下这个担子,看到满屯乱疯乱跑的孩子,看到乡亲们焦灼渴望的眼神,想到下一代人不能没有知识,我便义无反顾走上了教师的岗位。

记者:三十年前,交到您手里的学校是两间四处透风、冬天不暖、夏天阴冷潮湿的小土屋,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您是怎么用双手敲出板凳桌椅、敲出篱笆校墙,让孩子们有了自己的校园天空?


刘效忠:当时,只有四五张缺胳膊少腿的桌椅,都是找村小借的。入校的孩子有10多个,没桌椅怎么行?我就自家拿来几块木板,在四个角钉上木头棍,一张课桌就做成了。上课时,孩子们把书包挂在木板的两头,趴在中间读书写字,感觉还挺不错的。

我从村里要来报纸,带领学生把墙棚裱糊一新,在墙上画出表扬专栏,把表现好的孩子的名字写上去,鼓励他们互相学习、互相追赶。我还掏钱买来玻璃和油漆把门窗装饰一番,教室也瞬间明亮起来。

教室外面有一小片空地,之后,我就开始思考着把这片空地打造成一个操场。孩子们贪玩,你得让他对学校感兴趣,他才愿意天天来啊。每天早上,我就去山上扛一些木头,找木匠借来工具,慢慢地,鞍马、单双杠、篮球架都竖起来了,我又用木杆围了一个一米多高的篱笆校墙。

那会儿,护林员见我天天上山找木头,对我有意见,说你怎么每天都来。我给他解释说,木头都是用来给孩子们做桌椅板凳、修操场的。知道情况后,护林员便不再为难我,说只要不碰活树,就都可以。后来,我从山上找了一根直的木头杆,在操场上把国旗升了起来。当时,我心里觉得特别神圣和庄重,看着国旗,我对自己说,这称得上是个正式学校了,以后可得把孩子们教好了。

记者:那会儿,您成为屯里挣钱最少、工作最忙的人。中间是否也动摇过?又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坚持?


刘效忠:这种情况确实有过。看到别人下海经商挣了钱,我却还是个穷教师,也想过离开教师这个行业。我的母亲劝我说,人活着,不能光为了钱,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又转念一想,是啊,如果我走了,这些孩子该怎么办?心里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使我坚持了下来。

记者:为了提升自己,您多次参加县里组织的文化学习。学习班设在离家几十里的东兴镇上,您从未缺席过。为什么选择继续学习呢?


刘效忠: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干一行就要钻一行。刚教书那会儿,我是初中毕业,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我的学生的成绩也从未给乡里拖过后腿。时代在进步,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了。我上进心很强,想着,自己的文化也不能落后别人,就参加了县里组织的中函学习。

学习班在离家几十里的东兴镇上,每个星期天和寒暑假,我就骑车去上课,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也从没耽误一节课。后来,从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后,我又参加了各种业务培训班。

记者:1992年,村里发生一场山火,顺着风势,火星子被不停地吹向学校。当时,您一家5口人只有3床被子,为了救火,您抱起被子就往外跑,还把和您抢被子的妻子给推倒在地?


刘效忠:是的,这是我这一生中做过的最粗鲁的事,现在都觉得对不住她。当时的情况很危急,我听村民说,打湿的被子能灭火,就赶紧跑回家抱被子。妻子见我这样,意识到我要干嘛,她心疼被子,就拽着被子,不准我抱走。我心急,就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了地上。她觉得委屈,就坐在地上哭起来。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抱着被子就往河沟里跑。被子浸湿后,就爬上村民早已搭好的梯子,把被子蒙在校舍的屋顶上。

一直到山火被扑灭,我才抱着千疮百孔的被子,从屋顶上下来。回到家后,看到妻子还在地上哭,我才想起,是我把她给推倒的,连忙把她扶起来,安慰了好一阵子。

记者:后来,这床烧坏的被子,你们又拿来继续盖着?


刘效忠:那会儿没钱买新被子,我妻子就把烧坏的被子洗了洗、晒干后拆开,补了补,就继续盖着了。后来,有人问我,说你干嘛那么傻,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去灭火,还把被子也给毁了。我说,被子烧了能值几个钱?关键是学校保住了,孩子们才有地方上学啊!

记者:您妻子曾责怪您,说您什么东西都往学校搬。对您的教师工作,家人都支持吗?


刘效忠:我的父母是教师,他们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有时候,妻子会嘟囔,说我把什么东西都往学校搬。但她只是嘴上说说,却总用实际行动支持着我。

1994年的春天,学校的房盖被大风掀了,学生们有几天都没地方上课,我就把学生带到了自己家。几十个孩子一来,家里挤都挤不下。妻子怪我事多,但还是赶紧把屋子收拾出来做临时教室。天冷,她又赶紧烧火给孩子们取暖,给他们倒上温热的开水。

想要做成一件事,得有人支持才行。我的“军功章”,也有爱人的一半啊。

记者:您认为,什么样的学生算好学生?


刘效忠:我的学生,有的考上大学、继续深造,有的没进大学门、当了种田能力或是小老板。这都是他们小时的梦想,他们通过努力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就都是好学生、优秀的学生。

记者:教师生涯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效忠:我们西二屯很贫困,以前,农民们对孩子上学的事并不十分在意,觉得农民的孩子永远都是农民,上学没用。学生辍学在当地是常见的事。但在我的努力下,三十几年来,西二屯的入学适龄儿童,一个也没有少。如今,乡亲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学习意识不断提高。另外,学生毕业后,都经常打电话问候我,逢年过节给我寄贺卡什么的。这些,是我这些年的付出得到的精神回报,是我最大的收获。我觉得,我的这辈子,是很有价值的。

记者:2011年,因为撤点并校,西二屯小学不复存在,您也被调到五一村小学继续任教。关于未来,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刘效忠:现在,西二屯小学没了,村民们将从屯子里集体搬出,这个屯也将不存在了。今后,孩子们上学不用走水库旁的危险小路,也可以到条件更好的村小上学了。

明年,我也要退休了。只要在岗位上一天,我就会继续把孩子教好。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农村的孩子都能入学,不掉队。(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