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17年,李佐英风雨无阻,背了两代人过河上学。
  • 李佐英的梦想就是在小河上,架起两座大桥。
  • 李佐英老师正在辅导孩子
  • 指导单亲孩子整理房间
  • 给学生烧开水是她每天的必修课
  • 肿痛的双脚让她常年只能穿拖鞋与孩子们游戏
  • 李佐英老师正在接受医生的针灸
  • 李佐英老师正在接受医生的针灸
  • 由于患上风湿行走困难,丈夫就成了其专职拐杖

背景介绍
因常年接送孩子过河上学,她患上风湿病,双腿肿胀,行走困难;因舍不得丢下山里的孩子,丈夫成为她的“拐杖”、学校“编外老师”,每天背她过河;因矢志扎根山区从教,两个村为她的去留发生争执……她,就是在大巴山深处从教25年的通江县陈河乡董家岭村小教师李佐英。2012年教师节前夕,李佐英入围“全国最美乡村教师”候选人,被通江县表彰为优秀山村教师。

2012年11月22日,未成年人网记者(邹金利)在线专访了李佐英老师。
记者:当初为什么选择教师这个职业?
李佐英:我是个农村孩子,1964年出生在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陈河乡的一个贫困家庭。18岁那年,高中毕业的我落榜了。家里的经济条件太差,我没有办法复读。当时,我们全乡只有两个女高中生,我在乡里也算得上是个中级知识分子。为了不荒废所学,那年,我应聘成为陈家坝村小学的代课老师。
记者:听说您在陈家坝村小学教学的17年里,背了两代人过河。为什么要背着孩子们过河上学呢?
李佐英:陈家坝村小学附近,有一条河叫做“陈河”。陈河上没有桥,周围也只有陈家坝村小学这一所小学。所以,学校对岸的孩子们只有每天蹚水过河上学。

陈河的历史有多长,村民们也不清楚。夏天涨水的时候,河面宽度超过100米。这是学校对岸的孩子们上学的必经之路,所以,一到汛期,为了确保孩子们的安全,不让他们缺课,老师们只好背着学生过河。

也有一些勇敢又自立的小娃娃,他们说可以自己过河。但我们不放心,不让他们一个人走,必须牵着。娃娃力气小,如果让他们牵着我们的手过河,河水一冲,很容易被冲走。因此,必须要大手牵小手,我们紧紧拉着孩子的手过河,才安全。

陈家坝村小学也是我幼时的母校。我记得,小时候,我的很多同学也是被老师们这么背过来的。可以说,背孩子过河,已经成为陈家坝村小学每一代教师坚持的传统。
记者:每天都得背着孩子们过河吗?
李佐英:在每年的冬天和初春季节,陈河的水都很浅。这时候,陈家坝村小学的老师就和家长们一起,齐心协力,在陈河水面上搭起“桥墩子”。所谓的“桥墩子”,其实就是用一块块大石头砌成的一条便道。每块石头相邻不到1米,高出水面一点点,这样,孩子们就能手牵手,踏着这条石头便道过河。

然而,每年的4月到10月期间,就是我们这里的雨季。一到雨季,这条安全便道就会被河水淹没,石头也被冲得七零八落。孩子们想要过河,就非常危险。只要河水没过了孩子们的膝盖,老师们就要背着孩子们过河。如果河水没过老师的大腿,老师也没法背着孩子们过河时,就只有停课了。

学校8点30分上课,每天早上8点前,我和其他老师,就会在陈河边上等孩子们。孩子们陆续到达后,我们就把他们一个个背过河。下午4点放学后,我们再把他们一个个背到河对岸去。过河时,老师们都得杵着一根木棒,以免自己和孩子被冲走。

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分工。我是负责护送20多个孩子。把他们全部护送过河,需要半个多小时。
记者:背孩子过河,发生过危险吗?
李佐英:夏天的时候,河里有很多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不少玻璃碎片。脚底踩滑或是扎破脚心,都是常有的事。不过,对于我们而言,这还算不上危险。如果突遇暴雨,那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陈河河床很窄,附近的小溪沟也多,大雨一来,不到半个小时,河水就能涨很深。这时候,学校就得紧急停课,然后立即把孩子们护送过河。因为,河水如果涨得太高,老师们也无法过河时,孩子们就得滞留学校了。家长会很担心,而且,学校也没办法提供住宿。

为了快速将孩子护送到河对岸,我们可以说是分秒必争。老师们都是一次同时背两个孩子。老师的背上背一个,背上的孩子再背一个。对于我们这些村里的女老师而言,一次背100斤重的孩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正是有老师的辛勤付出,陈家坝村小学没有出现过一次孩子被水冲走的事件。
记者:听说您患上风湿病的消息后,当年您背过的孩子都特别关心,是吗?
李佐英:2009年,我发现双腿隐隐作痛,并没在意。2010年秋天,天气渐渐变冷,我疼得愈加厉害,只好去大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已经到风湿病中期,治疗比较困难了。

我患病的消息,很快被我曾经背过的学生知道了。在外务工的高兵,在城里给我买来了拐杖;在西藏当兵的杨敦荣,给我寄来了崭新的绑腿;在政府机关工作的任平珍,为我送上了搜集的药方......。

还有很多其他的娃娃,经常打电话询问我的病情,给我推荐各种秘方。由于我的风湿病已经很严重了,这些药方都不太管用。但是,他们的心意,让我特别感动。
记者:知道您患上风湿病后,您丈夫选择了回家照顾您,并和您一起护送孩子们上学,为什么会同意他的加入呢?
李佐英:是的。2009年,我调到了陈河上游、离家更远的董家岭村村小学教书。从家门口到董家岭村小学,常人只需50分钟,由于患有风湿病,我即便不休息也要走90分钟。

我的丈夫陈智勇原本在外打工,看到40多岁的我这么辛苦,非常心疼,便决定放弃打工,回到家中照顾我。2010年9月,他专门学会了驾驶,买了一辆面包车,专程接送我。一路上,如果碰到走路上下学的孩子们,我们都会让他们免费搭车。

但是,好景不长。2011年8月,陈河乡发生特大洪灾,洪水把去董家岭村村小学的道路冲毁,至今无法通行。有车却没有了路,我的丈夫只得每天背着我蹚水渡过陈河,一起护送其他孩子安全上学、回家。

让我开心的是,今年冬天,在村民们的努力下,我们已经修好了去董家岭村村小学的便道。孩子们又可以免费搭载我们的车上下学了。
记者:今年,陈家坝村村小学和董家岭村村小学都需要教师的时候,您为何选择了离家较远、条件更艰苦的董家岭村小学?
李佐英: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今年,陈河乡中心校打算把董家岭村村小学撤掉,让孩子们下山到乡中心校去读书。而陈家坝村村小学的一名教师也即将退休,外地的年轻老师嫌我们这里穷,也不太愿意进来,学校处于缺少教师的困境。两村的村民都希望我去他们的村任教。

当时,我已经在董家岭村村小学教了快5年了,孩子们依赖我、也需要我。学校里大多数孩子都是留守儿童,缺少父母的关爱。如果我走了,这些孩子就得去离家近10公里的陈河乡中心校上学。但是,中心校有规定,3年级及以下的孩子们都不能住校。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忍心让他们每天都走那么远的山路上下学呢?不能因为我自己,让孩子们受苦。

而且,陈家坝村毕竟比董家岭村条件好,那里比较容易调老师去。董家岭村要从外地调老师来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还是留在董家岭村。
记者:知道自己入围“全国最美乡村教师”候选人后,有什么感想?您觉得什么样的老师才算“最美”?
李佐英:能不能选上无所谓。我觉得和其他老师相比,我不算最美。我在电视上看到彝族的一个年轻女老师,为了孩子们,连找对象的机会都没有,调她去城里她也不去。还有张丽莉老师,她为了救学生失去了双腿。她们 ,才是最美的老师。和她们相比,我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记者:您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李佐英:就我自身而言,我有一个关心我的丈夫,孩子也很懂事,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可以说,我已经无牵无挂了。虽然,董家岭村村小学的教学条件非常艰苦,但能够得到家长和孩子们的认可,我知足了。

现在,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家门口的小河上,能架起两座洪水冲不垮的大桥,一座通向陈家坝村,另一座通向董家岭村。

背着孩子们过河,我们老师不觉得辛苦。但是,如果涨水了,孩子们就无法过河,也无法上学了。每年的夏天和秋天,孩子们有几十天都不能上学,对他们而言,损失太大了。(文/邹金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