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拄拐老师”李元芳坚守18载 双腿跪着讲课

李元芳是安徽淮南市凤台县丁集镇张巷小学的一名教师,3岁时不幸身患小儿麻痹症,导致左腿肌肉严重萎缩。1998年,李元芳大学毕业,回到家乡的村办小学成为一名教师,依靠拐杖支撑身体给孩子们上课,一干就是18年。

如今,李元芳每天要上四节课,还要负责1小时的自习课,一天差不多要站四个小时。由于长时间拄着拐杖站立教学造成脊柱侧弯变形,腰和腿时常疼痛难忍。为了不影响教学,她在讲台旁边放了长板凳,每次疼得厉害时,就单腿或双腿跪在板凳上给孩子们讲课,缓解疼痛。【详细】

云南:“袖珍校长”熊朝贵托起山里娃的希望 一个都不能少

熊朝贵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马关县夹寒箐镇么龙小学的校长,因为身高只有1.38米,被人们称为“袖珍校长”。

1983年,熊朝贵高中毕业后回乡教书,先是做代课教师,1995年到么龙村小学任教至今。么龙小学距离中越边境仅有二三十公里,山高谷深,交通不便。学校共有295名学生,全部都是苗族、壮族和瑶族,其中190人住校,大部分是留守儿童。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熊朝贵既是校长,也是教师,还要像家长一样事无巨细地照顾着孩子们。【详细】

广西:退休“单腿教师”李祖清重返讲台 撑起孩子求学梦

今年61岁的李祖清是广西桂林灌阳县洞井瑶族乡野猪殿村的一名小学教师,19岁起就一直在大山深处教书育人。1981年,李祖清在一次家访归途中被毒蛇咬伤右脚,造成小腿肌肉萎缩、骨骼坏死,成了残疾人。

在几十年的教学生涯中,李祖清老师几乎走遍了野猪殿村每一个教学点,用知识将一批批孩子送出大山。2015年11月份,李祖清老师光荣退休。因为没有新老师愿意到大山里来接替岗位,退休的李老师就又接过教育部门的返聘证书,重返讲台。他说:“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了大山的希望,只要我还能站起来,只要这个讲台还需要我,我就会竭尽全力一直干下去!”【详细】

山西:无指山村教师陈海平执教26年 胳膊夹粉笔板书

先天手足“无指”,他没放弃努力。成山村小学代课教师,他执教至今26年,靠胳膊夹粉笔写一手好板书!为教好拼音曾早5点起床骑车20里向人请教,他说老师得为人师表。近几年学生渐少他仍坚守,“剩一个也教!”山西48岁教师陈海平师德为指撑起山中梦。【详细】

安徽:从40到4人 残疾教师37年坚守从未言弃

今年56岁的周顺友是安徽省枞阳县周潭镇燕山教学点的一名民办教师,因患过小儿麻痹症,他的右手和右腿留下残疾。

自1979年来到燕山教学点任教以来,周顺友37年在此默默耕耘,为山村孩子带来知识和快乐。近年来,随着生源的减少,燕山教学点学生人数从高峰期的40多人下降到现在的4人。周顺友依然独自坚守在教学点,承担着语文、数学、音乐、美术等课程的教学任务。虽然如今已接近退休年龄。但谈到燕山教学点的未来,周顺友满怀希望地说:“现在办学的物质条件越来越好了,就是缺老师。我希望能再来一位新教师,把教学点继续办下去,方便山村低龄学生上学。【详细】

湖北乡村教师周用肖:爱撒土苗山寨 坚守育人39载

深山苗寨教学点,坚守育人39载。他就是59岁的周用肖,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景阳镇偏坦村教学点的一名老师。1977年,周用肖开始在村小学带课,承载起了贫瘠山村的希望,把爱撒在土苗山寨,送出大山的孩子一拨又一拨。年近六旬的周用肖身患腰椎病,课外还要照料患肝病晚期的儿子和瘫痪20年的女儿,妻子又体弱多病,虽然周用肖的家庭也极度困难,但他却从未有一天丢下教学点的孩子们不管。“做好一名偏远山村的老师,一是心中要有爱,二是心中要有责,我教书能得到家长的认可,是最大的幸福。”周用肖说。【详细】

湖南乡村教师李吹明:坚守30多年 将送走最后一位山里娃

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湖南平江县南江镇万家村万家小学,是一所只有两个年级的村小。20世纪90年代万家小学还有学生300多人,最近十来年学生一年比一年少。就在一年前,万家小学还有30多位学生,而到了本学期,大批学生转学到了条件更好的镇中心小学或者邻村的完小念书,全校也只剩两位教师7名学生。8岁的女孩彭逸是二年级唯一的学生。60岁的李吹明是二年级唯一的老师。李吹明在这所村小坚守了30多年,彭逸是他教师生涯的最后一名学生。【详细】

吉林乡村教师兰占东:坚守6名农村娃 薪水830元教7门课

今年65岁的兰占东,是吉林省扶余市更新乡郑家小学的一名教师,从1973年参加工作算来,这已经是他执教村小的第40个年头。由于乡村小学教师稀缺,兰占东需要一个人承担除英语之外的七门课程。这样的日程,他一坚守,就是几十年。虽然他多次获得“先进教师”称号,但是面对便利条件,也没有离开,毅然坚持。在他坚守的岁月里,他还曾经多次骑着自行车,带着小黑板,到生病的学生家无偿补课;帮贫苦家庭的孩子垫付学费。【详细】

山西乡村代课老师姬爱环:30年坚守 再辛苦也值得

15岁第一次作为代课老师走上讲台,姬爱环就喜欢上了课堂里的孩子们。30多年来,她先后在山西省娄烦县农村的多所小学任教,学校里的孩子来一拨又走一拨,不变的是站在讲台上的她。姬爱环现在任教的白刁岭村小学有7名学生,她是学校唯一的老师,每天除了轮流给不同年级的孩子上课外,还得负责孩子们的接送。因为错过了转为公办教师的机会,姬爱环每月工资只有1000元左右。工资偏低,教学条件艰苦,姬爱环也曾想过放弃,但看到孩子们求知的眼神,她还是毅然选择了留下。“我喜欢孩子,真的离不开他们。” 她说:“看着孩子们一点一点学到知识,我觉得自己再辛苦也值了。”【详细】

重庆乡村教师姚禺礽:高山上的坚守 托起孩子的梦想

文峰镇的红池坝小学是重庆巫溪县里海拔最高的村小,学校共有11个学生,孩子们家庭普遍比较贫困。在这座海拔2000米的高山上,52岁的乡村教师姚禺礽为了山区孩子读书上学“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一个人在红池坝小学坚守了9年,送走了红池坝小学3批学生,第一批学生里已经有了7个大学生,这是让姚禺礽最自豪的事。他说,“只要山上有孩子要读书,学校就得办下去。”【详细】

四川乡村教师陈秋菊:留守娃们的"孩子王"

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中天镇乐阳小学,创建于1978年,坐落在乐至县与资阳市的交界处一条乡村公路边,离乐至县城约30公里远。2006年之前,这个学校还有初中。因为生源问题,现在是所乡村小学。90后语文教师陈秋菊,是乐阳小学唯一的90后教师。乐阳小学有16名教职工,平均年龄48岁。陈秋菊是学校目前最年轻的教师,教龄也已有8年了。在她之后,学校来过4名教师,已经走了3名。【详细】

黑龙江:80后小夫妻撑起中国最北乡村小学

在黑龙江漠河县北极镇北红村,有一座简单却不失整洁的小学校园,这就是我国版图最北端的乡村小学——北红小学。学校目前只有15名学生、一间排房,而一对“80后”夫妻教师王忠雷、于晶,撑起了北红小学的全部教学工作。王忠雷教数学、品德、体育;于晶教语文、音乐、美术。夫妻俩白天上课,晚上改作业、备课,虽然辛苦,但看到孩子们的进步,两人就特别兴奋。对于他们来说,看到孩子们的笑脸和家长们信赖的眼神,坚守就是有意义的。【详细】

四川夫妻教师:700多留守儿童的“果爸和张妈”

南江县黑潭乡元顶村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留守儿童之家”,17年时间里,夫妻教师陈果和张蓉在这里无私照料了700多留守儿童的学习生活。夫妻俩让这些大山深处的孩子们童年生活不再单调和孤寂,夫妻俩也被这些留守儿童亲切的称为“果爸和张妈”。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有的读完高中、大学,甚至有的已经参加工作成为社会栋梁。陈果说,每当曾经带过的孩子回来看望,叫一声“果爸、张妈”,他就感觉这辈子没有白活。【详细】

江西:山区教师陈清华 将爱洒满大山

地处罗霄山脉深处的江西遂川县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县,而石门岭教学点正处在这个山区县的山中,从县城坐车到这里要近2个小时。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有一个梦想:走出大山。

54岁的陈清华和妻子却截然相反,他们从山外走来,而且越走越深。1992年,当听说一些乡村缺少老师时,在镇上一中学工作的陈清华毅然选择了进山支教。而妻子考虑到家庭团圆和丈夫独自支撑一个深山教学点不易,也放弃了自己收入颇丰的生意,背着3岁的独生女儿进了山。在随后的24年里,他们先后在滁州、下秋、上坳、石门岭等教学点工作,离家一站比一站远,条件一处比一处差。【详细】

福建 “夫妻档”:从做饭到备课 撑起山村教育一片天

福建云霄县和平乡内洞村位于革命老区乌山脚下,位置偏远。近年来,由于山区教育资源整合和村民外出务工,留在村中的孩子越来越少,教学点的规模也一再萎缩。目前,内洞村教学点仅有一对夫妻教师、8名小学生和10名幼儿。就在这里,乡村教师吴海木和妻子曾玉叶默默坚守,为山村留守儿童撑起求学的一片天。从给孩子做饭到备课教学,夫妻俩过得忙碌又清苦,“曾想过要离开,但睁眼闭眼都是孩子们的目光,实在放不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