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原 创]成长时评:别神化11岁"裸跑弟"大专毕业

发表时间:2019-12-06 13:48: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12月2日,今年11岁的“裸跑弟”何宜德完成自考专科学业,正式成为一名大专毕业生。从3岁雪地裸跑到11岁专科毕业,在其父“鹰爸”何烈胜的教育下,何宜德“暴风”成长,创下一系列纪录也受到无数质疑和批评。(12月5日《北京青年报》)

  2012年2月,一张3岁男孩光着上半身,只穿一条短裤在雪地奔跑锻炼的照片,让何宜德成了大家眼里的“裸跑弟”,一夜成名,对其开展极限教育的爸爸何烈胜也有了“鹰爸”的绰号。

  11岁,按照正常读书节奏,还在上小学,而“裸跑弟”已经顺利完成自考大学专科学业,成为一名大专毕业生。以小小11岁的年纪完成自考大学专科学业,确实不是很容易,但是,并没有达到所谓的“神童”境界,更不等于“鹰爸”教育模式成功了。自考完成的大专学历含金量并不是很高,与全日制本科院校学历有着天壤之别。实际上,社会人文学科专业的自考专科考试内容,很多属于死记硬背的内容,只要记忆力好,在短时间内完成自考专科学业,并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有不少初中、小学毕业生成年后通过自考方式拿到了大学专科、大学本科毕业证。从这个角度说,大众不要被“裸跑弟”父亲带偏了节奏,神化“裸跑弟”自考大专毕业,模仿“鹰爸”的教育模式。

  事实上,从教育科学和教育法律法规角度说,“裸跑弟”自考大专毕业,属于名副其实的抢跑教育、拔苗助长式教育,不但不值得吹捧,相反有必要狠狠地予以批评。

  教育有科学规律,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一蹴而就。“裸跑弟”在11岁通过自考方式拿到了大专文凭,但他是不是已经具备了一名市场营销专业大专毕业生的水平和能力,是不是能够在市场营销工作中运用自考大专所学到的专业知识,显然是两回事。而且,“裸跑弟”一心参加自考,忽略了其他方面的成长,不利于综合素质的培养和提高。况且,就算“裸跑弟”拿到了大专文凭,却不能拿着这张文凭去就业,因为招聘“裸跑弟”属于雇佣童工的违法犯罪行为。

  在法律层面,“鹰爸”让“裸跑弟”在家自考大专,没有像正常孩子一样坐在学校里读书,实质上属于一种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违法行为。义务教育法第十一条规定,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第四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要切实履行监护人职责,除送入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或经县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可自行实施义务教育的相关社会组织外,不得以其他方式组织学习替代接受义务教育。”

  让孩子享有快乐的童年,避免误导一些家长和加剧社会的教育焦虑心理,必须切实遏制拔苗助长式教育、抢跑教育,高考、自考有必要对考生身份做出一定限制,应当限制或直接禁止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未成年人参加。同时,对妨碍孩子接受义务教育的父母,必须依法予以惩罚。未成年人未网呼啦圈评论 何勇 

 

 

  声明: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未成年人网  

扫码关注未成年人网微信公众号(微信号:kids21),了解更多教育妙招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任超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