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如何补回"神童"那些"跳过"的人生课程

发表时间:2011-10-26 14:54:54    来源:钱江晚报

  张炘炀,公认的神童,今年,16岁的他被北航录取,成为全国最小的博士生。最近,其要求父母在北京为他全款买房以及“白领对北京毫无建设”等言谈再引争议。

  有人说他读书读傻了,不懂现实;有人说,是其父母“坑”了他。而张炘炀的硕士生导师则说,“如果心智不成熟,一个人就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牛人,在任何方面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牛人”。

  实际上,张炘炀已经不再是当年轻狂的少年。10岁时,他说,“我最佩服的人是张炘炀,因为我觉得张炘炀比其他人都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而如今,他评价自己是“急功近利”的“楼脆脆”。

  神童发现自己也有麻烦,智商高不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他的博士学习并不顺利,甚至要延期毕业;他喜欢上比自己大8岁的女生,却不敢表白。

  有人说,神童最大的麻烦,就在于没有人会把他们当普通人看待,父母、亲戚、老师都如此,长久下来,他们的压力可想而知。用张炘炀的话来说,“父母强加梦想于我身,假如我做不到,那我相信就是我父亲一定会非常失望”。

  其中难道没有这个孩子深深的无奈吗?

  张炘炀很容易让我们联想起上世纪70年代末那个举国皆知的神童:宁铂。

  据当时的报道,宁铂4岁懂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会使用中草药,被称为“神童中的神童”。他破格进入大学还直接导致中国科技大学在1978年成立了我国第一个大学天才少年班。

  然而,太多的关注和压力让宁铂不堪重负,本科毕业之后,他留校任教,并在19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讲师。这也是他创造的最后一个记录。1998年,宁铂参加央视“实话实说”。当年的“第一神童”抢过话筒猛烈抨击“神童教育”,却无人理会。后来,宁铂出家了。

  “在很多场合,人们要求我七步成诗。”宁铂曾说,“那时我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痛苦充溢着我的内心。‘神童’剥夺了我许多应该享有的生活和娱乐的权利。”

  当年中科大少年班的老师汪惠迪说,“人际关系这一课,心理健康这一课,整个班级的孩子都落下了。他们在上学时没能养成好的心态,没有平常心。这种缺陷不是一时的,而是终生的。”

  有网友评论称,文凭高,不代表着能很好地融入这个社会,很多环节是没办法跳过的,父母可以让孩子在求学的道路上跳级,可是人生的道路是不可能跳级的,该经历的过程一个都少不了!

  神童似乎无法摆脱他们的“宿命”:智商很高,情商却未必。正如波士顿大学心理学教授埃伦文纳在其著作的《天才儿童:神话与现实》一书中提到的神童必将遇到的残酷事实:“他们终将进入一个阶段,那时,年龄不再重要。在一个个人魅力和性格更能决定失败的世界,他们的考试成绩不再重要。这一新的认识可能让人措手不及。”

  被保送北京大学的13岁男孩鲍宇阳,一天能解许多超高难度数学题,但其任课老师把他称为一个“悲剧”。

  这样的悲剧并不少,包括此前被媒体热炒的神童王思涵和张满意。

  如今,则是张炘炀。曾经的神童,都有可能如仲永一样,最终“泯然众人矣”。所以,还是给神童一点时间和空间,去补回那些“跳过”的人生课程吧。

编辑:ejijun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