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他们的“悄悄话”,你听到了吗?

发表时间:2018-12-31 11:41:00    来源:四川日报

安岳县检察院将关心下一代工作融入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为未成年人撑起一片法治绿荫
他们的“悄悄话”,你听到了吗?

安岳县检察院检察官为学生发放宣传手册。

  “哪位同学晓得,什么行为属于性侵害?”讲台上,“晓柠姐姐”抛出问题。

  话音刚落,同学们纷纷举起了手。

  “公交车上不怀好意的动手动脚。”被“晓柠姐姐”点中的一个女孩起身答道。

  “非常棒!请为她送上礼品。”“晓柠姐姐”满面笑容地说。

  这是12月18日下午,发生在资阳市安岳第一职业技术学校学术厅的一幕,安岳县检察院的检察官同学生们说起有关性侵的“悄悄话”。

  “感谢县检察院关工委为娃儿们搭建这么好的学法平台。”看见“晓柠姐姐”走下讲台,现场一位老师迎上去由衷地说。

  像这样关于未成年人的“悄悄话”,安岳县检察院还讲了很多,有的说给孩子听,有的讲给孩子的父母听,还有的讲给未成年人的各路关护者听……“县检察院以关工委为纽带,带动退休支部的老干部老同志积极主动参与到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中来,为未成年人撑起了一片法治绿荫。”资阳市关工委秘书长尹英说。

  “悄悄话”说给孩子听,也讲给父母听

  在安岳县检察院的“青柠家园”未检办案工作区,两位检察官又一次与两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见面。一同前来的,还有他们各自的监护人和律师。

  因实施抢劫造成人身伤害,这两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监护人被要求来此接受教育。

  在承办检察官介绍案情之后,安岳县检察院关工委副主任王崇忠首先对两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训诫:“抢劫犯罪历来是我国刑法打击的重点,你们要吸取教训,决不能触碰法律底线……”

  随后,王崇忠和检察官又结合案情,重点从孩子交友不慎、家庭管教松懈等方面对两名监护人进行教育。两名监护人听得低下了头,诚恳表态:“往后一定加强对娃娃的教育监督。”

  这是安岳县检察院创新开展的强制亲职教育,是检察官“给父母和子女的悄悄话”,即在检察官主持下、在律师见证下,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监护人一起接受法治教育。

  开展亲职教育的时间、地点并非总是固定的。在2017年1月发生在某乡镇网吧的郭某某故意伤害案中,承办检察官了解到郭某某父母在对郭某某的教育管理上存在缺失,方式简单粗暴,多次当面或打电话与其母亲沟通,帮助她加强监护人的责任意识,提升履职技巧。一段时间后,双方态度和行为都有了较大改变。

  “在我们审查的未成年人案件中,很多家长并没有把监护责任履行到位。强制亲职教育的目的,就是通过训诫,让监护人更加关心、关爱未成年人。”安岳县检察院检察长李建英说。

  关工委的五老志愿者在亲职教育中如何发挥作用?安岳县检察院机关党委书记滕庆告诉记者,检察官的训诫可能专业用语比较多,而五老志愿者结合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来谈话,更接地气、有亲情味,他们的观点更容易被接受。另外,在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依法要通知其法定代理人到场,如果其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五老志愿者将作为“合适成年人”到场,充分保障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观护帮教悄悄帮高危未成年人回归社会

  小杨4次参与入户盗窃,涉案金额1000多元。由于案发后他的亲属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并取得谅解,安岳县检察院依法对小杨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由于家庭监护无法全部实现,监护人管教功能缺失,教养机构、工读学校移送管教渠道不畅,像小杨这样具有较大犯罪可能性的高危未成年人,是安岳县检察院关工委的重点关注对象。如果简单让小杨回家,他无法到案以及再犯的可能性很大。怎么办?

  于是,归案后真诚悔罪且有强烈就业意愿的小杨被送到了另一个“家”——未成年人观护帮教基地。基地由安岳县检察院与县民政局、团县委、安岳鑫永宏汽车维修有限公司共同建立,对不具备监管和帮教条件的微罪未成年人提供专门监管、教育和帮扶。

  在观护帮教基地,县检察院关工委聘请两名技术骨干和一名具有丰富社工经验的团县委工作人员作为观护员,与小杨同吃同住,传授汽车美容技术,实施常态化教育感化。承办检察官会不定期回访考察,与小杨交心谈心,了解他的工作、生活情况以及需求。

  有一天,观护员发现小杨上班时心不在焉,洗车时不时地抹眼泪,一问才知道小杨父亲因重度尘肺病需要住院,家里却无力支付医疗费用。情况反映到县检察院,院关工委立即为小杨家申请了一笔临时救助金,帮助小杨的父亲顺利入院治疗。

  “观护期满,小杨成为鑫永宏公司的正式员工。现在,他已在成都一家4S店工作。”滕庆说。

  截至目前,该县检察院已向观护基地输送了3名观护对象。通过观护帮教,他们的人生方向及时得到校正,回到了健康正常的成长轨道,其中一人后来考上了大学。

  而更多的被附条件不起诉高危未成年人,安岳县检察院并没有明确其帮教的固定场所,可能在家,也可能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县检察院积极引入网格员、义工、大学生志愿者、巾帼志愿者、五老志愿者参与帮教,对其本人、家庭、社区或者工作地开展走访,一起来关爱这些孩子。

  说给关护者的“悄悄话”,共同打造健康成长环境

  在安岳县检察院领导班子看来,亲职教育和观护帮教属于事后弥补,事前预防才是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最优途径。

  “晓柠姐姐”工作室团队应运而生。“晓柠姐姐”一出现,便借助微博、微信、手机客户端等新媒体,在微栏目、微热线、微课堂、微故事中加载动漫等元素普法,赢得广大青少年的喜爱。当需要求助的时候,不少孩子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晓柠姐姐”。

  今年1月底,女孩芳芳(化名)向“晓柠姐姐”求助,称自己被强奸。“晓柠姐姐”一边陪同芳芳到公安局报案,一边引导芳芳和母亲正确面对和处理后续问题。

  “打击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决不手软。”这起案件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后,“晓柠姐姐”发现还有一名未成年女生被侵害而公安机关未移送,遂将案件退回补充侦查。针对该女生家长拒绝带女生到公安机关指证犯罪嫌疑人的情况,“晓柠姐姐”多次通过短信和电话与该女生家长联系,终于说服了对方。新增的这名被害女生的指证,直接使被告人的法定刑从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升格到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最后获刑十三年六个月。

  分析研究此案,检察官们发现,互联网背景下性侵未成年受害者正呈现逐年增长态势,而芳芳只是其中一个“个体”。从个体到群体,折射出相关部门和人员在互联网思维、教育理念、管理体系、防控措施等方面存在的短板。

  不久前,由安岳县检察院关工委召集,一场关于互联网背景下性侵未成年人犯罪预防的研讨会在县检察院举行。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以及县法院、县公安局、县司法局、县妇联、团县委、县教育局、县关工委等单位代表参会,大家关起门来,“悄悄”地进行了一场“头脑风暴”。

  “关爱保护未成年人,仅靠检察院一家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要汇聚更大的社会关爱力量,引导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两年来,安岳县检察院关工委联合团县委、县妇联等,组建起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反家暴防性侵专业宣讲团,走出机关,走进校园,开展巡讲15次,5400余人聆听,同时联合县法院开展模拟法庭进校园活动2次。他们还编发《未成年人犯罪预防与自护教育宣传手册》《预防校园欺凌共创和谐校园》《抵制毒品远离毒害》《远离性侵害守护美好青春》等宣传手册30000本,从不同角度强化未成年人法律意识,提高其自我保护能力。(记者陈婷)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曾浩洋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