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3岁孩童手触“网络茧儿”听心声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传出“乌镇声音”

发表时间:2018-01-22 14:11:01    来源:未来网

  轻触“蚕丝”、倾听“茧儿”细语,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博览会现场,能发光、会说话的“网络茧儿”的塑像,引起了3岁孩子小宇的注意。

  “你看她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自己包起来呀?”与外形吸引不同,小宇的妈妈柏女士关注到塑像的介绍----“遏制网络欺凌”的儿童痛苦地坐在地上,用双手环抱住头,承受着网络辱骂和欺凌的痛苦。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博览会现场,孩子和母亲一起参观。(记者 谢青/摄)

  除了网络欺凌,另有网络沉迷、网络不良信息等内容的多组塑像。“孩子太早接触网络会遇到许多问题,这该怎么办?”柏女士问出了现下家长最疑惑的问题。

  对此,记者注意到,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设的“守护未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论坛中,来自中外的专家学者等代表,共同交流了相关国际经验和实际做法,倡导保障未成年人网络空间安全和网络合法权益、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拒绝网络“裸奔” 未成年人网络权益立法先行

  现下,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世界更加地互联互通,变化前所未有。而青少年作为互联网上最为活跃的用户群体,互联网推动了游戏、社交等各项儿童权利的实现,但技术也对儿童的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

  根据有关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中国网民总数已经达到7.5亿。其中,10岁以下青少年网民占比约为3.1%,约0.225亿;10-19岁的青少年网民占比约为19.4%,约1.46亿,上述未满19岁的总计已经达到1.69亿人,占中国网民的近五分之一。

  未成年人的心智发育还不健全,对互联网利弊的认知还很模糊。净化未成年人网络环境,保护未成年人网络权益和安全,对于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意义重大。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

  以良法保善治,2016年10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关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自国务院通过后实行。

  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国法学会副会长、民法学研究会会长王利明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设的“守护未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论坛上提到,该条例明确规定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一些管理体制,建立了网络管理的相关制度,增加了公共上网场所预装过滤软件的义务,强化未成年人个人信息和隐私的保护,规范了一些网络沉溺的矫正活动,并且政府部门指导、行业协会指导等内容非常具有创新。

  但是王利明也表示,需要更进一步针对未成年人的特点去设置有关网络权益保护的规则。他建议尽量专门立法,采用多种法律手段来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通过综合的法律调整来全面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

  同时针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应关注的重点问题,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申卫星提出三点建议,包括第一,提高未成年人和监护人的网络素养,增强健康上网的这种能力建设;第二,出台数字监护的守则与社会规范;第三,要进一步预防和规制未成年人的网络行为。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设的“守护未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论坛。(记者 谢青/摄)

  沟通链接世界 中外交流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经验

  全球互联时代的儿童,多国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方面都积极做出尝试,并取得经验成果。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首设的“守护未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论坛现场,中外双方纷纷借此交流。

  2016年5月圣彼得堡警方发现在俄罗斯社交网络VK网站上多次出现教唆青少年自杀的信息。进一步调查后发现从2013年12月到2016年5月内,此社交网站一共出现了7个名为“死亡小组”的虚拟团体,它们吸引参与者参与一款名为“蓝鲸挑战”的游戏,最后一步一步走向自杀。

  “蓝鲸游戏可以看到鲸的形象,让儿童站到它们的背上。游戏开发者把自己描绘成是保护者,其实是诱导未成年人自杀。”俄罗斯联邦通讯、信息技术与大众传媒监管署副署长苏博京·瓦季姆谈起近两年来从俄罗斯蔓延到世界各地的网络“自杀游戏”。

  苏博京·瓦季姆表示,“为了控制这些威胁,俄罗斯引入了对这些行为的刑事责任,比方说可以判处4年以下的有期刑期。如果是对未成年,刑期最高可以达到12年。我们这个部门与相关的执法部门也会密切合作去关闭这些网站。”

  而来自阿联酋内政部儿童保护中心代理主任、WePROTECT全球联盟董事会成员的达娜·胡迈德·阿勒马尔祖齐少校介绍,阿联酋除了法律和立法,还有一个关于儿童保护的高等国家委员会,来自政府机构的主要成员都是委员会的成员,一起制定战略和目标。同时设立儿童保护中心和儿童保护热线,培训教师、护士和医生与儿童受害者打交道,解决他们的生理和心理问题。

  在交流过程中,多位专家学者表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是全社会的责任,有赖于家庭、学校、社会、企业,包括未成年人本身的共同参与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例如腾讯公司副总裁陈菊红提到,腾讯在手机QQ新闻中设置了专门供儿童使用的新闻插件,从而确保儿童在看新闻的时候,有一个纯净的网络环境,并且率先推出“腾讯游戏成长守护平台”,让家长可以实时监管。

  对此,柏女士提到,游戏企业设置相应监管条件非常有必要。“妈妈这个不能玩了,你看一下。”她表示这就是自己真实的案例,实际上是儿子遇到了防沉迷系统设置,确实成年后才可以下载或使用。

  “遇到这种情况,重要的是家长一定不能纵容。”柏女士强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仍然是任重道远,希望多方努力,还孩子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记者 谢青)

编辑:曾浩洋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