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毒教育:十六七岁已吸毒三四年,咋办

发表时间:2016-12-26 11:32: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十六七岁的孩子,就有三四年吸毒史。” 在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暨2016年志愿服务交流会(以下简称“志交会”)现场,当孙海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围很多人都感到诧异。事实却是,在青海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团委书记孙海燕经常会接触到这样的孩子。

  戒毒所里的揪心

  “有个回族姑娘,在师范学校学习美声,人长得漂亮,歌又唱得好,结果因为交了个吸毒的男朋友,在他的引诱下开始吸毒。”孙海霞告诉记者,和吸毒人员在戒毒所相见,就意味着她们至少是二次复吸的,当时小姑娘和家人在戒毒所的痛苦伤心至今想起来仍让她感到揪心。

  “一个家庭培养一名大学生多不容易呀,特别是西部地区少数民族家庭,供女孩儿上到大学,还学习艺术,家里付出了多少心血、给予了多大的希望,全都毁在这一吸之中了。” 看着关押的戒毒人员从中专、大专到本科,大学生越来越多,作为一位母亲,孙海霞开始越来越着急。

  看似普通的浴盐、小时候常吃的跳跳糖,都会摇身变为新型毒品。有10多年戒毒工作经验的孙海霞明显感觉到新型毒品的种类越来越多。

  “一次我打车去单位,跟司机聊起摇头丸,司机说那个不是不上瘾吗?”“怎么会不上瘾呢?以前的海洛因是对肢体的伤害,而新型毒品则是对大脑神经的伤害,产生幻听、幻视。”孙海霞说,类似大众不了解新型毒品危害性的事情她经常遇到,根据他们对18岁~40岁的青年做的调查显示:有70%的人对新型毒品的认识是错误的,认为不会上瘾,不会对人身体和大脑引起不良反应,从而导致他们吸毒。

  “我‘一对一’结对帮扶的对象中有个小女孩,现在上四年级了,父亲因为吸毒去世,母亲外出,跟着年迈的爷爷生活,小花(化名)性格很内向。”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青年志愿者协会会长谢龙生说,“尽管每逢节假日我都会去她家里看她,送去生活必需品,平时周末没事也会带她出去散心,但是小女孩依然很沉默。”

  河南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团委书记任新征也发现,吸毒青少年开始向校园蔓延。每到家属探访日,戒毒人员和亲人隔着玻璃痛苦流涕、后悔不堪的场景,总是一次次触动着任新征和他同事的内心。

  传统毒品已经退出历史舞台,新型毒品却开始泛滥。孙海霞介绍,实际上1名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背后有5名隐形吸毒人员。注重禁毒教育实效,成为越来越多志愿者的关注点。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施华琼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