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揭秘学员在戒网瘾学校“地狱之行” 治疗管理亟待规范

发表时间:2017-05-08    来源:光明日报

  戒网瘾学校治疗和管理亟待规范

  专家提示用药要慎重,暴力要杜绝

  谈起在网戒中心的那段经历,小张显得烦躁不安,每每欲言又止。小张是山东临沂人,今年23岁。两年前,因感情、生活的种种不顺利,他开始沉迷网络游戏,难以自拔。2015年7月的一天凌晨,他被父亲从包夜的网吧里拖出来,坐上了去临沂网戒中心的出租车。他原本以为到那里只是接受心理辅导,没想到接踵而来的竟是身心的巨大折磨。他用了“地狱之行”“非人性”“丧心病狂”等批判性极强的词语来形容那段经历,似乎再多语言都无法表达他心中的厌恶和憎恨。

  揭秘学员在戒网瘾学校“地狱之行” 治疗管理亟待规范

  安徽阜阳,一些年轻人在网吧上网。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揭秘学员在戒网瘾学校“地狱之行” 治疗管理亟待规范

  山东某戒网瘾学校因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被停止有关办学行为。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像小张这样有戒网瘾经历的人不在少数。据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第三次网瘾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城市青少年网民中网瘾青少年约占14.1%,约有2404万人,北京安定医院儿科接诊的网络成瘾人数也逐年增加了近四成。

  很多人为了戒网瘾,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进这些所谓的“特殊学校”“择差学校”“专修学校”,但出来之后往往有不堪回首的隐痛。网瘾学校到底有没有效果?戒瘾的手段到底合不合理?这类特殊学校到底有没有标准?里面的学员到底经历了什么?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一股电流涌来,“地狱之行开始了”

  第一天在网戒中心的情景如何?小张通过书写的方式和当时开具的发票逐步还原记忆,当时的痛苦还历历在目。

  “到的时候天还没亮,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被叫醒,带进一间病房,门口挂的牌子是‘心理矫正室’。”小张记得,他刚坐下,几个穿迷彩服的青年就突然围拢过来,一个人绑住他的腿,一个人用布条把他固定在椅子上,还有一个人用力把他的手按在前面的手术床上。一个医生拿起针灸针扎在他的手上,针头上连着4根电线,都连向一个小仪器,那个仪器已经开机了,屏幕上显示一个数字“70”,仪器商标上写着“多频脉冲治疗仪”。“做完这些,那个医生忽然严肃地说:‘现在,看着我,回答问题!’我当时正盯着仪器出神,没反应过来。医生说,‘不说话,行,看你一会儿说不说’,然后开始拧小仪器下的四个小转扭。突然一股电流涌向了我的胳膊,伴随着剧痛冲向我的大脑。我张口就要喊,本来抱着我肩膀的青年手里多了张纸巾,一下子捂在我嘴上,我喊不出来,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停下,捂在嘴上的纸巾微微开了,只够我呼吸和说话,一停我就大口喘气,心口也疼……他又问了一遍,因为我回答不及时,大夫又来了一次这种所谓的治疗。无法形容的痛苦过后,大夫说:‘从这里出去,不能告诉父母这里发生的事,也不能告诉父母想回家,不然就立刻回来接着治疗,能做到吗?’我不敢再反抗,马上回答‘能’。我就是这样走进了地狱,开始三个月的戒网之行。”小张告诉记者。

  之后,在没有问诊也没有问卷的情况下,小张被认定为“行为冲动障碍”,网戒中心开了精神科药物“盐酸帕罗西汀片”“枸缘酸坦度螺酮胶囊”。小张说,这两种药的主要作用是抗抑郁,每天都大量吃,有专门老师检查。网戒中心还开了专门治疗老年人记忆衰退的“茴拉西坦胶囊”等药物和一些自制中药,他开始每天规律地吃药、输液、上学。“基本上所有的‘盟友’(患者)都会被认定为‘行为冲动障碍’,至少我们那一期都是这样,尽管大家来这里的原因不同,但所有人都被相同对待。中间会有护士简单地给我们量血压和测体温,但没有问诊。大家都用一样的药,上一样的课,只是不同年龄有细微的用量差别。”

  为什么让所有“盟友”都大量地吃抗抑郁药物?小张认为,可能是为了防止大家在极端环境下抑郁。“每天上课都是一种折磨,必须以标准军姿坐在教室里,只坐在椅子的三分之一处,不能动不能晃,不能不记笔记,要求把笔记本放在腿上,只用一只右手记,最难受的是老师总拖堂。”小张说。

  “如果坚持不住怎么办?”“那样老师会给名字‘加圈’,超过‘圈数’又会被带走接受‘认知行为治疗’,也就是用‘多频脉冲治疗仪’电疗。”

  实际上,社会上对这个网戒中心的争议并不少。此前,这个网戒中心还曾打开大门请当地媒体记者来实地体验电疗,参观教室、病房。但在此学习治疗的“盟友”们告诉记者,给当地记者体验的仪器和他们平时接受治疗的仪器不同,而且“记者只用了两根导线,一组输出,我们用的一般是8根导线,四组输出,感受自然不同”。

  网戒中心一位老师表示:“2009年7月至今,我们治疗了3000余例网瘾青少年,根据个体不同,运用低频脉冲治疗(电疗)的患者占80%左右,有20%的患者并没有进行过电针灸疗法。”

  而这个说法也被“盟友”们否认了。小张说:“一般的程序是来了就上‘低频脉冲’,从心理上先把我们击溃。”

编辑:施华琼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