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与父母讨论越频繁 孩子网络素养越高沟通是“正解”

发表时间:2018-12-03 08:35:05    来源:未来网

  而随着家长对青少年上网行为干预频率提高,青少年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明显下降,也即家长的干预并非越密越好。

  “父亲的学历越高,孩子的网络信息分析和评价越强;母亲的学历越高,孩子的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能力越强。与父母讨论的频率越高,孩子在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等方面的能力越强。而随着家长对青少年上网行为干预频率提高,青少年上网注意力管理能力明显下降,也即家长的干预并非越密越好。”

  11月30日,“赋能·网生代”2018中国青少年网络素养研讨会在北京师范大学第三附属中学举办,《中国青少年网络素养绿皮书(2017)》(以下简称《绿皮书》)同期发布。

  记者注意到,《绿皮书》中建议,要实施青少年家庭网络素养教育计划,鼓励家长提高自身网络素养水平,注重沟通,善于发现青少年使用网络的问题,从而引导青少年安全上网,识别垃圾信息,正确参与网络互动,文明上网,提升青少年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能力。

  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研究员方增泉介绍了调查情况并指出,家庭因素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较大影响,上网设备数量、与父母亲密程度、与父母讨论频率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提高和孩子讨论网上信息频率是管理孩子的上网行为的一种可取方式。

  据了解,《绿皮书》是基于整群抽样调查的方式,以全国22个省市自治区、34个城市、57所中学的7044位青少年为样本,将青少年网络素养分为“上网注意力管理”“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自我信息控制”五个维度进行调查分析的成果。

  《绿皮书》同时也对于大学生网络素养现状进行了调查,全书就青少年(中小学)网络素养和大学生网络素养分别进行了现状分析与网络素养提升建议。

  与父母亲密程度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正向影响

  《绿皮书》显示,我国青少年网络素养总体得分不高,青少年网络素养平均得分为3.55分(满分5分),网络素养水平总体上处于及格线以上,有待进一步提升。同时,家庭因素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较大影响。

  数据显示,随着年级提升,青少年的网络信息分析和评价能力显著提高;且随着学习成绩的提高,青少年的整体网络素养也显著提高。从区域上看,东部地区青少年网络素养水平显著高于中西部地区,一线城市青少年的网络素养水平最高。从性别上看,上网注意力管理和自我信息控制方面,女性青少年优于男性;网上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方面,男性青少年优于女性。

  在家庭因素中,上网设备数量、与父母亲密程度、与父母讨论频率对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调查显示,青少年网络素养同与母亲的亲密程度有显著关联,父亲在青少年网络信息能力的培养中缺位;父亲的学历对青少年的网络信息分析和评价能力有显著正向影响,母亲的学历对青少年的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能力有显著正向影响;与父母讨论的频率越高,青少年在网络信息搜索与利用、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网络印象管理方面能力越强。因此,通过提高和孩子讨论网上信息频率的方式来管理孩子的上网行为是可取的。

  统计显示,父、母的学历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的影响有所差异。

  在学校因素中,学校开设相关课程、教师使用多媒体的频率与青少年网络素养有显著的正向影响。教师使用多媒体的频率越高,青少年网络素养越高。

  大学生自我管理能力不足 对数字媒介依赖程度高

  《绿皮书》对于大学生网络素养现状也进行了调查。此次调查对象为2015年9月至2016年12月选择“全媒体与媒介素养”课程的北师大在校学生。调查基于媒介接触日志和访谈交流相结合的方式,勾勒出了大学生典型化的媒介生活图谱。

  数据显示,大学生的媒介接触形式主要为手机、电脑、书包杂志及其他,四种形式的使用占比分别为78%、18%、2%、2%。大学生每天平均使用媒介的时间大约3.65小时,平均单次使用媒介的时间为30分钟。大学生在接触媒介的过程中,注意力评价为中等,在一天中使用媒介的注意力处在高值的时间段为上午8:00—10:00、下午2:00—3:00、晚上6:00-8:00。

  调查发现,大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还不足,“无意识”的媒介接触行为会干扰正常的学习生活节奏和状态,对数字媒介依赖程度高,同时存在主动搜索和整合信息内容能力不足、自我网络印象管理水平不高等问题。

  根据日志记录,几乎每名学生每天都有“习惯性拿起手机”“刷状态”而“无实用”的情况,少数学生存在经常性“下意识地寻找手机”而“并没有收获”“无效果”的情况,手机等媒介正在成为大学生生活的一部分,使用手机已成为下意识行为。

  据此,作为《绿皮书》的编著者之一,方增泉在介绍《绿皮书》相关情况时指出,要提高大学生网络素养,需要有针对性地提升大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制定自我管理行动计划,明确接触媒介的目的,进行跨媒介、跨文化的信息接触,提高网络信息的搜索整合能力和网络印象管理水平。

  尊重青少年探究本能 对青少年“赋权”“赋能”

  此外,针对调查结果,《绿皮书》特别指出,青少年作为网络原住民,提升其网络素养必须“赋权”与“赋能”相结合。

  “赋权”即要赋予青少年在实践中提升自我发展能力的权利,除了鼓励青少年去认识和接触现实世界,还应顺应青少年喜欢在网络世界中发现内在意义与自我成长价值,强调实践实践对认知和综合能力的提升作用,尊重青少年的自由精神与探究本能。

  “赋能”即培养青少年的上网注意力、自我信息控制力等,使青少年可以娴熟地使用网络媒体,让他们能够更好地参与社会活动和发声,并利用互联网在虚拟和显示的交互中便捷地解决复杂问题,让网络真正为青少年所用。

  《绿皮书》中建议,要在全社会实施青少年网络素养个人能力提升计划,为青少年构建网络学习社区,让青少年学会安全、健康地使用互联网,提高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能力;要实施青少年家庭网络素养教育计划,鼓励家长提高自身网络素养水平,注重沟通,善于发现青少年使用网络的问题,从而引导青少年安全上网,识别垃圾信息,正确参与网络互动,文明上网,提升青少年网络信息分析与评价能力;学校要改善课程设置、加强教师培训、发挥社会大课堂育人的作用,构建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的圣体系统。

  北师大教育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则提出“六个一”的青少年网络素养提升举措:完善一个适用于青少年网络素养水平衡量的测评体系;研发一本适合青少年网络素养培养的指导和干预手册;研制一册关于青少年网络素养培养的家长行动指南;开通一部青少年网络素养公益咨询热线(010-58805893);设立一项青少年网络素养公益教育基金;每年发布一次青少年网络素养报告。

  此次会议由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培训与基础教育管理处、北师大教育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青少年网络素养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会上,多名相关专家、学者受聘为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青少年网络素养专业委员会首批专家委员,并分享了各自关于中国青少年网络素养研究的最新成果。(记者 程婷)

编辑:向真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