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写人记事]夏小雨:乡土,人情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未成年人网
  四川省遂宁市卓同国际学校初2015级初二·5班:夏小雨       指导教师:王尧

未成年人网配图 

  长久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如机械般重复相同的事,如录音机般说着相同的话题,一如既往……却将内心那一处静水险些遗忘。

  今又逢佳节,多年未归的故土,终是遂了我的愿,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们重逢了。

  踏在归乡的路上,内心似乎比外面的寒风还要激荡澎湃。仿佛一个即将来到人世的孩子,正准备着迎接自己的父母。投入故土的怀抱,心中除了熟悉外还增添了神秘与新奇。瓦房逐渐代替了草房,平坦的水泥路比布满大小石块的土路更长,山上的石板梯比人们踩出来的山路更高。时代的变化可真快,在惊叹、惋惜之时,却发觉故土的本质依然还在这片土地上。他脱离凡尘,清新却不失活力,华丽却不忘本源,我虽看不着他,但隐隐约约的气息让我“揪”住了。

  都说乡村人家热情好客是出了名儿的,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一到村口,便出来几人抢着拎包,纯正的本地口音让心仿佛得到了抚慰。来到张叔家,一平房,六室一厅,厅内摆着一张大红木桌子,四张长凳,桌上摆着一套青色茶具,再无其他。屋内陈设极简,却从中流露出传统的气息。屋后是几亩田和一口井,屋前有几棵树、几只鸡和两条狗。最不起眼的是瓦房右边的一座茅草房。张叔说里面是堆柴的,出于防湿的缘故,给草房子蒙上了“雨衣”。临近傍晚,位于半山腰的村庄相比下午的气温要低些,就在大伙闲谈之余,张叔拿出铁桶,打了声招呼,说去草房取些柴给大伙引火去暖。过了许久,不见张叔回来,有人便察觉有什么不对,一语惊醒梦中人,大伙都一窝蜂的出来找,不知谁大叫了一声:“看!草房!”   十几双眼便齐刷刷地看过去,只见草房子已经塌了,紧接着不安的念头油然而生。大伙几乎一同冲上前,不约而同的几人各站一边,先把房顶的茅草盖卸了,再把支撑房子的四根大圆木及一些小树干挪开,就能瞅着张叔大半个身子,除去铺在张叔身上的茅草和腿脚部分的一些柴,大伙扯着嗓子吆喝着把张叔提了起来,抬到平地上。大伙纷纷围了上去,焦虑地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张叔。一人上前去伏在张叔胸口听了听,起身呼了口长气说道:“人估计没什么大碍,或许其他地方受了伤,还是先送大夫那吧。”“那快啊,快去!”张叔的妻子杨姨祈求般说。两位青年便同行,一人背着张叔去县里看医生去了。我们便留在张叔家等待消息,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夜晚,天上飘起了小雨,过去近两个小时,一位青年匆匆赶回来报信说:“杨姨!医生说张叔唯独左脚有轻微的骨折,其他都安好,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杨姨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大概明天下午就行了。”青年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杨姨一直重复低声念着。

  第二天下午,大伙陪着杨姨早早来到村口迎接张叔。过了一阵,一个青年陪着拄着拐杖的张叔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大伙将张叔迎回了家,关心问候了一下张叔的伤势,便聊起了昨晚上的经过。就在大伙心有余悸时,问题又来了。张叔膝下一儿一女皆在外地上班,今年没法回来,平时还好说,而如今张叔拄着拐杖不方便,杨姨呢又有咳嗽病,这生活可怎么办呢?在大伙犯愁时,曾伯站出来说:“你俩要不去我家过年吧,正好有间空房。”张叔起身连忙推辞。“你咋个这么哦,乡里乡亲的,帮个忙没啥子,再说了昨晚下雨你家柴也湿了。”曾伯再次劝说。张叔犹豫了,在旁的人想了想,也纷纷劝说张叔答应,在大伙的好番劝说下,张叔终究还是答应了。而且曾伯还向张叔承诺年后帮他建瓦房堆柴,惹得张叔一个劲的感谢。

  这个年,大伙都很开心。

  回城后听妈妈说,张叔和曾伯半个月前还因为半亩田吵过架甚至动过手。后来这事一直成了大家茶余饭后一则的佳话。

  我的纯真的乡土虽不比繁盛的城市,但浓厚的人情味儿却令她在我心目中更胜利一筹。我爱我的故土,不单单是因为她的山美,水美,而是她养育的子女更美。

编辑:陈韵汀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