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写人记事]杜晓晓:成长季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未成年人网
  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槐树关初级中学九(3)班:杜晓晓    指导教师:张宝庆 
 
未成年人网配图 

  时光的背影如此悠悠,往日的岁月又上心头。 

  如果小溪里的水又漫过了溪岸,如果岸边的杨柳枝叶还是那么繁密,如果还是那个夏天,如果还是那间教室,这一次,我一定会正襟危坐,决不让自己再错过些什么。

  时光潇洒的一个转身,绿了芭蕉,红了樱桃,然后留下一地酸酸甜甜的过往,任你快乐或是忧伤。记忆中的那个夏天,像云雾般弥漫在心头散不开来,像烟花般绚烂着整个星空不曾消失,因为不忍心更舍不得。那里埋藏着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悸动,第一次吵架,第一次掉牙……那里播洒着希望,那里收获着喜悦。如今,一切是否安然无恙?

  转眼,岁月又添了白发。当微风带着播种的味道吹过我的脸庞,每次想起那轻柔的话语,回回都打湿了我的眼眶。

  油菜花开得正旺时,人不免无精打采。安静的自习,只听见蜜蜂嗡嗡作响,让人心烦气躁,您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手拿一把直尺走进教室,简直比风油精还灵,同学们见状,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大家都怕,那尺子让人“闻风丧胆”,它在我们面前可是“小有名气”,是老师的左膀右臂——收拾人的工具,谁不听话保准结结实实挨一顿,叫你“回味无穷”。于是大家开始装象模式,一个个把书翻的哗哗作响。只见老师淡然走到墙角,扎着马步姿势,还故作神秘回过头看我们几眼,大家赶紧低头往书上看,而老师却把我们的好奇尽收眼底后微微摇头,笑而不语,让人越发好奇。禁不住诱惑别过头瞄几眼,记忆犹新的是老师把尺子搭在墙上手拿着支笔在墙壁上画着什么。由于是水泥墙壁画一遍根本看不清,老师便接着画了好几遍,直到清晰他才转身,用袖角拭了拭额头对我们说他在墙上画了尺子,没事的时候可以站那看看长高了没有。那时我分明看到他额头析出的微汗和通红的脸色,给人以吃力的感觉。

  单纯的我们那时以为长高就是长大的意思,一个个争先恐后往那拥,时间有限,谁不想第一个去站那先量。老师又不在教室,大家推推搡搡难免磕磕绊绊,一个不留神,我被后面同学掀倒摔在地上,生疼生疼的,惹周边人大笑,那同学赶紧道歉。气不过,愣是起来鼓起劲故意推那同学一把,那同学不注意狠狠摔地上。砰的一声,“扯平了”,我趾高气扬地说,丝毫没有悔过之意。那同学坐地上不起来,直到上课老师进教室,老师问发生了啥,同学们一一道来,老师让我道歉,我拗在那,就不道歉。老师警告了几遍后,见我还没反应,就当全班同学面给了我几下,打那以后见老师都是低头绕道走,上课也不听了,成绩一退再退,学末,我成了出名的问题学生。老师把家长和我叫到宿舍,说了好多,那时,眼泪不听话的刷刷落下。记得,老师说自己都会犯错,为什么不能容忍他人犯个小小错误,何况人家已经认识到自己错误,换下身份,如果你是那同学,你觉得委屈吗?犯错并不可怕,是人总会犯错,没有十全十美的人,重要的是要改。还有学习是自己的事,可以讨厌老师,但不能因此就抵触老师所带的这门课,不然自己会得不偿失。错就是错了,没有什么丢不丢人之说。

  好在自己基础还能将就,加上家父母的辅导,一个假期把落下的知识全补了个差不多。这时,那些小心思早已释怀,发现其实老师还蛮好,的确是自己不对。那同学也挺委屈的,小孩就是这样,前一秒还挂着泪滴,下一秒就破涕为笑,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欢喜冤家吧。

  后来老师退休,我们转学,大家再很少见过面,谁也不懂,那一句淡淡的再见包含着多少不舍。就像李荣浩在老街里唱到:忘不掉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想不起当年模样。回头望一眼,已经很多年的时间,透过手指间看着天,我又回到那老街,靠在你们身边渐行渐远。

  我想,是迷途中最亮的星,照亮了未来和曾经,支撑着每一段路前行,生命中所有拥抱和相遇,下个路口就算有风也不怕,那才是勇敢者的真性情。虽然,相遇总是为别离埋下伏笔,但那话语常在心田,温暖旧时光。

  长大,意味着告别,然而,这段时光使我无法告别,也无处安放的。在那里我还是个小孩,无法满足所有人的期待,也没变得更好,却变得更像自己。最后,我把它打上五彩的封面放在记忆的扉页,因为,那里是经常去的地方。

  成长是一扇树叶的门,童年有一群亲爱的人。那些心事,一件一件说给自己听,同时伴随的还有留恋、怀念。那些遗憾,任性地交给时间处理。那些年,别来无恙。

编辑:陈韵汀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