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想象抒情]胥淼然:宝贝不哭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未成年人网

  遂宁安居育才卓同国际学校:胥淼然

  今晚,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可因这阴沉的天气,绵绵不断的小雨,看不见星星。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夜晚,却有着一种别样的浪漫气氛。看着街上成双成对的情侣,我感觉自己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就这样,静静地,在雨中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呜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打乱了此刻我内心的忧愁。我猛然回神,竟不知何时已走到了森林公园。我的视线穿过朦胧的雨,望向草坪的另一端,声音发源的地方,脚步亦如有神指引一般往声源处寻去。终于,在一棵大树前站定,我俯下身,伸手在草丛里探寻,在碰到一硬物时,轻轻往外一拉,竟是个半点大的竹篮。婴儿的啼哭声早已停息。我小心翼翼地揭开覆在竹篮上的那层布,映入帘里的是一双乌黑亮丽的大眼,正一眨不眨地看着我。那是怎样一双澄澈的眼啊。月亮从云层里挣脱出来,雨已经停了。片刻,我双手将她托起,月光下,我看清了她可爱的小脸:那对明眸,带着独属于小孩的纯净,在月光照耀下更是耀眼。肉嘟嘟的白净的脸颊上带着点点粉嫩,樱桃般的小嘴微张,不停地发出“咯咯”的笑声。可爱的小家伙,我想。

  警察局内。“请你一定要替她找到父母。”“你放心好了,这是我们的职责。”“嗯。”我看了眼怀里这还不知人事的宝宝,心中虽有不舍,却还是将她放在一旁的沙发上。出我意料的是,这小家伙好似知道我放下她就将离开,竟赖在我怀里不肯出来。“要不等找到了你再走吧。”许警官见此开口道。我看着他点点头,能再跟她多待会儿也好。

  很快,许警官就调查完回来了。我起身走向他,还没开口询问,他便摇摇头,道:“我查看了公园的监控录像,并未发现之前有任何人到过那。”“怎么会?”我微微皱眉。“不过有件事很奇怪,”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就在你到的前十几分钟,那堆草丛闪现出了一股白光。”白光?我心下疑虑,又抬眼看着她示意接着讲。“我怀疑有人使用了什么特殊的东西,躲过了摄像头。”我挑眉看着他:“你见过有那种东西?”他也不说话了。不知为什么,我只知道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我:她是你的孩子,是上帝派来守护你的天使。

  沉默了许久,我终于抬起头:“许警官,请带我办理手续,我要领养这孩子。”许警官一听,愣了几秒,随即又点头:“好,叶小姐,请跟我来。”我的唇角上扬,跟了上去,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宝宝,以后就和姐姐住在一起,好不好。”宝宝一脸懵懂地看着我,我又笑着道;“以后,你就是我叶依的宝宝,我们在七夕夜相遇,七月七日就是你的生日,七七就是你的名儿,可好?”当然,回应我的还是她那“咯咯”的笑声。我只知道,有了她,在以后那漫长的,离乡的岁月里,我将不再孤独。

  时光,一点点流逝,从换纸尿布的指尖滑过,从泡奶粉的瓶间溜走,从夜夜的摇篮曲歌声中悄然离去……三年了。

  这天,我还在上班。眼见一旁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上班时间是不允许接电话的,然而当我看到是谁来电,心下不由紧了起来。七七老师这时候来电话是出什么事了吗?我拿着手机走到外面:“老师,是七七出事了吗?”话里流露出的焦急不难听出。“什么!好,我马上来。”说完,也不管这是上班时间,匆匆赶去了七七的幼儿园。

  “老师,那孩子伤得严重吗?”“已经送医院了,不是很严重。”“那就好。”我舒了一口气,低头看向七七:“七七,告诉我,为什么要推小南。”我相信,七七这样做是又原因的,这孩子从小就聪明的紧,从不和其他小孩发生冲突。可七七却倔强地扭过小脑袋,牙齿紧咬着唇瓣,使劲憋着不让眼泪落下。我明白得先带她回去,这孩子总这样坚强,坚强得让人心疼,从不会在外面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好在,小南妈妈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付了医药费,就带着七七回去了。

  一进家门,七七便扑进我的怀里大哭起来,我拍着她的背安抚着。“依依,呜呜,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呜呜,他说我是爸爸妈妈都不要的野孩子,呜呜……”我愣住了。是啊,从一开始我就想过,终有一天她会问我,问我她到底是谁,还有,她的爸爸妈妈。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却又见她擦干泪水,笑着搂着我的脖子:“但是,我有依依啊,我才不要什么爸爸妈妈!”我清楚地知道她心里的渴望,也知道她这是在安慰自己,安慰我。我紧紧地抱着她:“七七,我的七七……”就这样一遍一遍念着她的名字,直到她安然地睡下……

  七七,我的天使,宝贝不哭,你还有我。

编辑:何恒昱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