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虞博翔:小小粉刷匠

发表时间:2017-06-21 11:39:50    来源:未成年人网

  大同二小6.4班:虞博翔        指导老师:贺小金


未成年人网配图

  今天是国庆长假第二天,爸爸妈妈要去探望他们的一个老朋友,要到下午才回来,我就留在家里当守望者了。

  吃了早餐,做完功课,一看时间,才9点多钟。有这么长空闲的时间,我做点什么呢?我坐在书房想着,突然,我看到书房那面见证了我成长的涂鸦墙后,脑子里立刻有了主意。我决定在墙面重新刷上墙漆,让它重放光彩,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

  心里有了想法,那就要马上行动起来。我首先就得把粉刷工序弄明白。我打开电脑查找资料。一查得知,刷墙的漆有两种,一种是底漆,普遍是黄色的。另一种是面漆,各种颜色的都有,可以根据自己的喜爱调色。我想,我只是把墙面上以前的涂鸦粉刷掉,那就刷上白色的面漆就行了。

  我一看如此简单,拿起零钱罐,直奔楼下市场的油漆店。油漆店的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叔叔,他见我这个小鲜肉来买油漆,惊讶不已。我告诉他我的想法,他连声夸我“不错不错”。他热心的向我推荐了一种环保漆,还帮我把墙漆调和好。付了钱,我正准备离开时,老板问我:“你有刷墙的工具吗?”“呵呵,没有”,我真是一个粗心的粉刷匠,连工具都不记得了。这个热心的叔叔拿出一套工具,有刷子,有滚子,还有装漆的盒子,然后很耐心的教我怎样使用,反复叮嘱我,用滚子要由上到下,用力要均匀,不然刷出的墙漆有多有少,墙面就会成花脸。他要我试了一下,我按照他说的推滚子,刷刷子,感觉一点都不难。我满脑子的是赶快开始,没有心思再听他说什么了,我提着油漆,背着工具兴冲冲的回家了。

  一进书房,我就开始准备工作。首先清场,把墙边的书桌、衣架移开,沿墙脚铺上报纸,并用不干胶固定好,这样,滴落的墙漆就不会弄坏地板了。穿上老爸的旧衣服作为工作服,戴上一顶太阳帽,看到镜子里的我----小小粉刷匠的装扮,不禁得意起来。

  我把漆桶和工具摆到书房,打开桶盖,把墙漆倒进装漆的盒子,我马上感到心跳加速了,“怦怦怦”的直跳,仿佛是要举行一个重大的仪式,紧张到了极点。我把滚子蘸上墙漆,举到最高,准备从墙的最上面往下刷漆,谁知滚子刚举起,墙漆就像下雨一样滴了下来,滴在我的脚上,衣服上,手上,还有脸上,这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我刚才的热情瞬间被这些滴落的墙漆,一下子就浇灭了。怎么回事?我又试了一次,还是一样的,漆滴得到处都是。这下倒好,墙上没有刷上一滴漆,自己身上全刷上了。我站着,静下来,想是不是我用滚子蘸漆的时候,粘多了呢?仔细回想刚才油漆店那个热心老板跟我说的话,蘸漆要均匀,把滚子拿出来前,要轻轻挤一下,把多的漆挤掉。我一拍脑袋,马上按照他讲的再试了一次,嘿嘿,这一下墙漆总算没有从滚子上滴落下来了。

  一个问题解决了,又一问题来了。那就是蘸了墙漆的滚子在墙上刷起来根本不听我使唤。我看着我用滚子刷在墙上的第一刷,就像一条蜈蚣一样,扭动着身子往上爬,丑死了。再刷,滚子还是在墙上左右跑动。唉,这还真是一个技术活。我都有点后悔了。但是我想到要给爸爸妈妈一个惊喜,心里又来了干劲!怎么办?我只好再重温油漆店叔叔的教诲了。我又尝试了二三十次,才渐渐找到了要点,手臂用力轻轻压着杆子往下拉,刷子听我使唤,就在墙上跑直线了。我边做边学习,墙上已经涂满漆了。我稍作休息,马上开始了第二次粉刷。有了前面的经验,这次就快多了,第二次很快就完成了。在墙角滚子刷不到的地方,我用小刷子补上漆,当全部刷完后,我已经是腰酸背痛,浑身无力,像一滩泥巴摊在地板上。再见了,我的小火车,再见了,我的汤姆波利伯,我的涂鸦,他们都在白色的墙漆后面了!

  “嘭”,随着一声门响,爸爸妈妈回来了,我才想起我中饭都没有来得及吃。爸爸妈妈喊我的时候,我都无力回答了。他们看到我坐在书房地板上,浑身是白色的墙漆,又看了看我刷的那面墙,惊讶不已,爸爸妈妈大声表扬我,那一刻,我的辛苦全都变成了自豪和快乐。爸爸过来和我坐在一起,欣赏我的杰作,妈妈打开房间顶灯,当光线照在墙上的时候,我被我的杰作惊呆了,恨不得有条地缝钻进去。原来因为我用力不均匀,墙漆干了之后,漆面一点都不平整,全是刷子刷过的痕迹!我一下子就好像掉到了冰窟窿一样,我难过得都要哭了。爸爸语重心长的说:“儿子,你今天的表现非常不错,一是自己动手完成了工作,二是大胆的尝试。但是,你要记住,要做好一件事情,没有经过平时的反复练习是不行的”。是啊,老师经常教导我们,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考试要考出好成绩,就要在平时多练习。爸爸看着墙笑着说:“墙上这么多马路,我们就叫他条条大路通罗马墙吧!”我和妈妈听了后,也欢快的笑了起来。

  这时我感到肚子饿了,连忙大声说:“妈,我饿了,我要吃蛋炒饭!”

编辑:陈燕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