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慈展会,该怎么办?

发表时间:2014-10-16 09:32:00    来源:公益时报

  慈展会——全称“中国公益慈善项目交流展示会”,由民政部、国资委、全国工商联、广东省政府、深圳市政府、中国慈善联合会共同举办。从2012年开始,每年一届在深圳举行。

  刚刚结束的第三届慈展会以“践行友善,为中国梦助力添彩”为主题,设救灾减灾、生态保护、教育扶贫、慈善金融、公益支持、社区发展、群体服务、综合服务等八个主题示交流区以及社会责任展区和品牌展示推介区。共有1683个机构、项目报名参展。经评估、筛选及审查,最终确定了896个参展项目和机构,其中草根公益慈善组织和项目720个,占比高达80%。

  慈展会结束后,有赞扬、有调侃、有吐槽,公益圈内圈外的人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慈展会明年怎么办?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慈展会?《公益时报》搜集了不同机构的看法。

  平均分5.05分

  慈展会的第二天,吕全斌就通过微信发起了“为慈展会打分”的活动。模式很简单:在微信工具“秘密”、行业微信群、个人朋友圈里向好友提问——如果满分是10分,你给本届慈展会打多少分?为什么?

  这个现就职于彼得·德鲁克社会组织学习中心的青年牢记机构使命:致力于社会组织的有效管理与社会影响,服务于中国NGO。“所以在这个社会组织云集的场合,我肯定会到场,也非常想了解其他从业者的动向和想法。”

  两天内,吕全斌收到了57条反馈信息,其中,有51个有效的打分数据。最高分为9分,最低分为1分,平均分是5.05分。

  同时,关于“为什么”的回答里,好评集中在“参展机构热情”“工作人员辛苦”“认识了更多人”和“起到了行业推动作用”四个方面,差评则五花八门:“缺乏社会、公众影响力”“展位设置安排不合理、展位设置混乱”“沙龙的现场组织欠佳,太吵、不准时”“前期准备和传播不到位”“资源浪费、不环保”“展会服务不好”等等。

  吕全斌解释:“由于工具和平台的局限,数据来源渠道比较狭窄,统计也有可能产生误差,所以只是一个简单的参考和大概的判断。”而在他本人看来,汇聚了政府、企业、NGO三方资源的慈展会,本身就很有意义。“慈展会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整个行业的情况,大家会选择把重要的事情放在慈展会上公布。”

  为什么参展?

  梁海光所在的满天星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就是896个中的一个。这家专注于儿童阅读推广的民间教育机构成立于2012年,先后参加了第二届、第三届慈展会。

  梁海光总结机构参展的原因有三个:一是机构宣传展示;二是作为一个与众多同行交流的平台,慈展会成本比较低;三是为实习生和志愿者提供学习机会。“机构2012年成立,是公益圈里的新兵,需要这样一个平台迅速和其他组织建立联系。我们机构在广州,到深圳参加展会人员和交通成本都比较低,去年还申请到了参展补贴,机构的资金投入就很少,性价比比较高。”

  为了鼓励更多的草根组织参与慈展会,组委会办公室特设一定金额的参展补贴,用于支持部分组织参展。补贴发放的标准根据申请方所在地域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分为A到F共6类:补贴最低的是A类中的深圳本地组织,补贴金额上限是500元每家;补贴金额最高的是包括青海、新疆、西藏等在内的F类地区社会组织,每家最多可获补贴5000元。2013年,获得慈展会参展补贴的机构共266家,补贴总数为70万元,比2012年的40万元有了大幅度提升。

  参会成本是许多机构考量的因素。爱心衣橱的乔颖介绍,此次慈展会是爱心衣橱第三次参展。第一次知道的时间晚,来不及布展,就把资料放在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展台(爱心衣橱基金是青基会的一个专项基金),机构只出了两个人的差旅费,不到7000元;第二年申请了9平米的标准展位,布展的经费再加上人力成本20000元左右;今年只有乔颖一个人来深圳,布展只是简单贴了几张海报,花费不足4000元。

  “说实话,今年报名之前犹豫了很久,因为前两年都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收获,并且明显感觉来展会的公众一年比一年少。但正好这几天我要到深圳上课,就想着还是申请一下,大不了找一些志愿者帮忙,机构只需要支出很少,就抱着比较随意的心态来看有没有什么变化。”乔颖说。

  而在深圳市温馨社工服务中心主任曹红霞看来,参加慈展会更多的是寻找机构与其他资源的契合点,开发更多元化的服务。每一届慈展会的时候,我都会把展会相关的信息、链接、资料发到我认识的居民群、朋友群,鼓励大家去看看,了解我们深圳在全国公益行业里的情况。我所在的小区,一个做义工的居民看到消息后去参展,认识到一个图书漂流的项目,就跟他们达成了合作意向,把项目引入了社区。”

  嘉兴市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中心项目主管戴祯则表示,参加慈展会目的是了解行业情况,也认识自己在行业中处于怎样的位置。“我们本身是一个做培育孵化的平台性机构,希望能学习些新的东西,带给孵化的组织。参展有两个任务,一个是观察了解,看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对不对路;第二是看看有哪些新的内容是我们可以学习和带回来的。毕竟我们中心刚成立,而公益领域可以学习的途径并不多。”

  忍不住吐槽

  对慈展会满意的组织无非是实现了目标、达成了诉求,而不满的组织则各有各的不满:“展位布置混乱不堪,有展位号也找不到组织;高大上的组织继续高大上,位置更加中心化,草根组织的地位进一步降低,很多只拿到X展位同时位置一般的小伙伴们大部分时间只能很遗憾地在展位发呆了;场内居然允许展位开超大音响并且允许大声开唱,完全无视他人感受……”在给吕全斌的留言中,大到展会主题,小到展位位置,通通被拿来吐槽。

  梁海光把打分扣在了“服务”上:“机构来参展,能不能对接到资源,能不能筹到款那是机构自己的能力问题。主办方除了搭好台子外,最主要的就是提供服务,跟到饭馆吃饭一个道理,这次我的体验不好,下次就肯定不想来了。今年主办方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积极、比较错乱,什么通知都很晚。”梁海光说满天星申请的是特装展位,而被通知时却变成X形展位,沟通了几次才修改过来。

  而让乔颖郁闷的则是,明显感觉公众参观人数逐年下降。“像爱心衣橱这样的项目,很希望能被市民了解。但就第一年参观的公众比较多,因为第一届宣传做得好,会展中心外面包括市区的一些地方都有广告;第二年可能受台风影响,来的公众就很少了,撤展时来收废品的大妈都少;今年我们展位的人流量一天也就30多个,市民屈指可数。”

  除了对主办方有槽可吐外,还有人对同行提出质问。吕全斌就在后台收到这样一条匿名留言:我想,慈展会确实有很多可以吐槽的点,去不去也是大家自由的选择。但毋庸置疑,它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一个行业盛会。除了逃避和抱怨,NGO的同行们,是否可以拿出一点行动来做出一点改变?其实,每年看到很多同行的展位筹备儿戏(展板上满满的文字,很多图片还拉伸变形!),不认真对待来自己展位参观的人(在展位的人一问三不知,不能做机构洽谈,权当个看档口发资料的,很多人在一直玩手机或看资料),然后筹不到钱就抱怨或骂娘,我真的感到很无语。我想,其实我们草根机构的展位设计不需要高大上,但是起码态度上要重视吧!即便90%的来访者是同行,那也要让同行来访时感受到我们对受益人的那种关爱和专业吧!

  大家来支招

  虽然很多人对慈展会表达过或多或少的不满,但事实上,每年参展机构的数量却都有明显提升。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也发现,公益组织需要这样一个平台,也需要这个平台更实际、更有用。

  在问及“你对慈展会有什么建议?”时戴祯表示:“很多人呼吁,慈展会可以在全国不同城市轮流举办,我也认同。慈展会可以带动一个城市的公益行业发展,在深圳举办,肯定是深圳本地的机构参与度更大一些。在不同的城市办就可以带动更多地区公益的发展,还可以根据不同的城市特点设计不同的主题,因地制宜,看每一个城市在公益方面都有什么特色,可以今年是养老的主题,明年是教育的主题等等。”

  乔颖则建议把慈展会办成慈善周:在开会办展的同时搭配一些活动,比如现在健步走、马拉松都很流行,就可以把这些公众参与度高的公益活动放到慈善周来,把更多的老百姓吸引进来。还应该在主会场外设置分会场,大学、公园、广场都可以,不要把大家都固定在展会上,应该每年选一些优秀的组织或者项目,允许他们到大学去做宣讲,这样给公益机构也节省了许多沟通成本,这些都是慈善会可以做的。总之,就是把所有慈善的元素都集中在一个时间段最大程度地释放。

  参加了三届慈展会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心灵基金总干事刘沐强调慈展会应该加强线下推广:应该制作全国公益慈善组织及项目的电子名录。所有报名的参展组织,无论最终有没有机会来参展,统统汇总资料,制作成电子名录发布在官方网站,并持续更新或增加机构与项目信息,供大家浏览、查询、下载,以更大范围地帮助报名机构做推广。

  而对本届慈展会服务不甚满意的梁海光在布展上有很多想法:对于机构来说,展位的位置最重要,慈展会应该像商业展会一样,可以自主选择位置。或者像飞机选位一样,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总之应该通过一个什么标准的程序选位,不能随便就把哪家组织放到哪。另外,在展区的主题设计上,不防可以尝试按照省份来划分展示区域,这样找起来会比较方便。

  最高层面的建议声音来自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他表示在不断完善总结的同时,下一步是怎样将慈展会跟互联网结合起来,打造一个不落幕的慈展会。“网上天天有慈展会,这个力量才是最大的。”窦玉沛表示,通过互联网,无论是成果的展示、项目的对接、经验的推广、理念的宣传,影响力都特别大。今年慈展会之所以达到现在的成果,也与互联网手段是分不开的。接下来,就是怎样与互联网结合,打造一个像网上商城一样的慈展会。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何恒昱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