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育儿·智慧父母]最美好的爱,便是彼此成全

发表时间:2020-11-18 10:24: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从“上海姑娘”到“敦煌女儿”,樊锦诗用57年的时间与生命,谱写了一个文物工作者的平凡与伟大。这份执着与勇气不仅来自她的理想和追求,更来自父辈与家人,因为他们为彼此送上了最美好的生命礼物——成全。
  孩子身上有着父母的影子
  樊锦诗是双胞胎,按照家谱本该是梅字辈。但是父亲希望两个女儿可以饱读诗书,便分别以“诗”“书”为她们取名。樊锦诗从小生活在外祖母家,老人观念陈旧,不主张女孩子多念书。而父亲是个开明的人,极力说服老人,为女儿争取到了上学读书的机会。
  樊锦诗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北京大学做过讲师。父亲虽出身工科,但也喜爱艺术,常会带家人外出听戏、看电影,樊锦诗深受他的影响,从小便喜欢听评弹、看戏。父亲的英语很好,常会告诉孩子们要学好英语才能读更多的好书。同时,他也热爱中国古典艺术和文化,会教育孩子们“中国人一定要学古文,只有学好了古文才能写好文章”。来自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樊锦诗从小便有丰富的眼界和广泛的见识。
  选择你所爱,爱你所选择
  对于樊锦诗的学习,父母并不会严加管教。樊锦诗从小便有很多自由阅读的时间,她尤其爱看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都被翻烂了。儿时的樊锦诗很崇拜居里夫人,曾经立志成为化学家或医生。
  高考填写志愿的时候,樊锦诗并没有和父母商量,只因为父亲曾经告诉过孩子们,北京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北大历史系是最好的历史学系之一,北大有着最好的师资与资源。因此她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北大历史系。而对于女儿的选择,父亲表示赞同和尊重。
  大学毕业后,樊锦诗被学校分配至敦煌工作。父亲得知消息后,深知女儿身体从小孱弱,之前在敦煌实习时,就曾因为水土不服,不得不提前返校,现在要去敦煌长期工作,心中更是充满担心与不舍。于是,他专门给学校写了一封信,希望学校可以重新考虑女儿的分配问题。不过,这封信最终被樊锦诗截留了。对于樊锦诗的决定,父亲并没有责备,只是说:“既然是自己的选择,去了就好好干,干出点成绩。”这句话,不仅说到了樊锦诗的心里,也支持着她扎根敦煌近60年。
  成全是更深层次的尊重
  樊锦诗与丈夫彭金章是北大同学,因为工作原因,婚后两人长期分居。孩子出生后,一家人也聚少离多。最终是彭金章主动放弃在武汉大学的事业,调至敦煌工作,全家才得以团聚。对于丈夫的付出与牺牲,樊锦诗常说,“我们家的先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而彭金章则把两人的感情历程总结为“相识未名湖,相爱珞珈山,相守莫高窟”。
  相对同为“学霸”的父母而言,樊锦诗两个儿子的学习成绩一直平平,未能考取名校。对此,樊锦诗深知孩子不是父母的“复制品”,她从不会因为学习问题而责备孩子,坚持用理解和信任与孩子相处,把孩子当做无话不说的好友,母子关系非常融洽。
  同样,孩子们也因为了解了母亲为把优秀人才留在敦煌,自愿将家中住房低价转让给寒门同事,见证了父母之间数十年彼此成全、相濡以沫的伴侣历程,更加理解敬业与感恩,在工作与生活中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密码。
  2017年,彭金章因病去世,79岁高龄的樊锦诗选择回到敦煌。对于母亲的决定,孩子们表示理解和尊重。因为他们知道,敦煌是母亲的初心归处,那里有母亲的一生挚爱。(高川 《育儿周刊》)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