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新教育家]回到教育常识

发表时间:2021-06-09 15:19: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已出台半年。这个号称“新中国第一个教育评价系统改革的文件”,也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回应和讨论。
  今年两会,教育话题就不断冲上热搜。“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增加音体美课程”;“不建议普通孩子学奥数”;“加强体育教师配备,注重‘阳刚之气’培养”;“中小学加入生命教育”;“全面取消小学生家庭作业”;“推行十年义务教育:小学5年+初中3年+高中2年”;等等。
  这些提案,有的看起来非常“古怪”,比如“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培养‘阳刚之气’”“十年义务教育”等,却反而回到了教育改革应有的“常识”。
  难道我们真的要“全民英语热”才能培养“人才”吗?难道非要按小学六年中学六年这种刚性阶段划分教育吗?为什么青少年抑郁自杀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问题背后,其实都关乎常识:教育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我们要怎样学习?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两会谈话里强调的:如果最后没有形成健康成熟的人格,那都是不合格的教育。
  我们期待着,这些讨论能持续下去,得出可实行方案,从根本上打破“唯分数论”的困局。而在本期封面故事,我们也选了一个很难的话题:课程。毫无疑问,它正是我们上述一切改革的载体。
  到底什么是课程?课程怎么设计?在十多年改革中,我们甚至已熟视无睹。但是,有一个人却跳出来,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这就是来自湖北的徐莉老师。
  比如,我们现在把国家规定的学科教育打包起来,叫“国家课程”;把地方特色打包起来,叫“地方课程”;把学校特色打包起来,叫“校本课程”。然后,为了学习西方“先进”经验,我们又引入了名目繁多的 “PBL课程”“STEAM课程”“IB课程”等等。由此叠床架屋,号称“创新”,却反而加重了师生负担。难道这就是课程吗?
  课程好像是万能的,什么都包含,又好像真的只是一个个“程序”,和我们电脑里那些功能重叠、杂乱无序的APP没什么两样。尽管各学校都试图将它们进行整合,引入一套合理的逻辑来解释,但到了一线,老师们还是很难理解和执行。
  因此,近年来,人们越来越重视校长和老师的“课程领导力”。但“课程领导力”是什么呢?等于又回到了老问题:什么是课程。
  在这里,徐莉更进一步提出了三个“终极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课程既然是关于人的,它就不再仅仅是一堆程序和概念,而是人与人对话的过程。
  她把课程看成“对话”,强调“整体性”和“适切性”。那种一味否定传统,另起炉灶,叠床架屋的设计,在她看来,反而是懒惰。因为忽略了“常识”,所以“减负”才越减越多;因为不理解,所以才堆叠。
  她始终相信,“教育是关乎人的,有一个缓慢积累、发展变化的过程,不可能从零开始”。她形容自己心中理想的教育样态是:和孩子们一起好好过日子。
  这真是一个太温柔的“比喻”。我们也希望,人们真能回到这样一个温柔的开始来反思教育。(《新教育家》主笔 杨军)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