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新教育]李镇西:回归朴素和幸福的教育

发表时间:2020-11-02 14:12: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退而不休,李镇西仍然奔波在各个学校的讲堂之间。 同时,作为新教育研究院的院长,李镇西也继续不遗余力地普及着“新教育”。 早在2000年,李镇西便开始参与、践行一些教育改革:从改变一个学校、一个老师、一个孩子做起。 慢慢地,如今这场新教育实验已经普及到了五千多所实验学校,五百多万师生。 李镇西强调,“新教育”不“新”,作为素质教育的一种路径,它是对“回归朴素和幸福”的实践。
  常有人问我,“新教育”究竟“新”在哪里?其实,“新教育”并不“新”。追根溯源,作为一项教育改革运动,“新教育”最初发端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欧洲,主要内容是建立与旧式传统学校在教育目的、内容、方法上完全不同的新学校,因此也被称为“新学校运动”。这场运动影响了整个世界,包括中国20世纪初的教育改革。我们耳熟能详的许多伟大学校如尼尔的夏山学校、小林宗作的巴学园、杜威的芝加哥实验学校等,以及从罗素到沛西·能,从蒙台梭利、皮亚杰到怀特海、杜威,再到陶行知、陈鹤琴等许多著名教育家,都深受新教育思潮的影响。最早把“新教育”引入中国的,是陶行知、蔡元培、陈鹤琴这一代教育家。当代中国的“新教育”,虽然与历史上的“新教育”一样,都旨在对现实的教育进行反思、批判,以及改良、创新,但我们所倡导的“新教育实验”,其实了无“新”意:“营造书香校园”新吗?“为了一切的人,为了人的一切”新吗?“尊重学生的个性”新吗?“无限相信教师和学生的潜力”新吗?都是中外教育家说过的。
  我们谓之的“新教育”之“新”,并不是前所未有的“横空出世”,而是归真返朴和与时俱进——让教育回到起点,将过去无数教育家所憧憬的教育理想变成现实,当然,也不是一成不变地“复古”,而是根据当今时代的需要赋予其新的含义,并有了一些新的做法。朱永新老师说:“当一些理念渐被遗忘,复又提起的时候,它就是新的;当一些理念只被人说,今被人做的时候,它就是新的;当一些理念由模糊走向清晰,由贫乏走向丰富的时候,它就是新的;当一些理念由旧时的背景运用到现在的背景中去继承,去发扬,去创新的时候,它就是新的……”
  为什么要做新教育实验?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要回答:为什么要做教育?作家张晓风一次送儿子上学,看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她感慨万千,回到家后写下了《我交给你们一个孩子》一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世界啊,今天清晨,我交给你一个欢欣、诚实又颖悟的孩子,多年以后,你将还我一个怎样的青年?”
  回答千千万万父母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做教育的目的。做新教育也一样,不是为了学校有“特色”,有“品牌”,也不是为了“提升”学校所谓的“形象”,而是为了千千万万的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新教育实验,就是以教师成长为起点,以十大行动为途径,以帮助新教育共同体成员——教师、学生及其父母——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为目的的教育实验。
  作为“以教师成长发展为起点”的新教育实验,提升教师的职业认同是其重要使命之一。所谓“职业认同”,就是把教育与生命融为一体。教育,不是外在的强迫,而是自我的选择;不是为别人做,而是为自己做。教育,就是教师和孩子的生命交织,是教师阅读孩子的故事,同时和他们一起编织故事,正如美国2009年全国年度教师托尼?马伦所说――“真正优秀的教师有一个共同的品质:他们知道如何读懂故事。他们知道走进教室大门的每个孩子都是一个独一无二、引人入胜,但却还没有完成的故事。真正优秀的教师能够抓住不平常的机会,帮助孩子创作故事,他们知道如何把信心与成功写入故事,知道如何编辑故事、去掉错误,实现一个完美的结局。”这里所说的“孩子的故事”,指的是孩子生命的河流。这条河,每天都在向前流淌,有时平缓舒展,有时急速湍急,有时汹涌浩荡,有时又曲折回旋……于是,孩子的生命便摇曳多姿、惊心动魄起来。
  面对这条河,教师是什么呢?有时候是泳者,在水中畅游,被水浸泡,享受着水的清凉;有时候是船夫,被河水托着,悠然自得,欣赏着河面的浪花和两岸的风景;有时候是漂流者,乘着汹涌的河水,劈波斩浪,一泻千里;有时候还可能是清污者,清除水面的污染物,排除河底的障碍,如有必要,甚至还可能引导河水改道……陶行知说:“我们必须会变小孩子,才配做小孩子的先生。”所谓“会变小孩子”,就是用童心去感受童心。一个真正的教育者,能够用儿童的眼睛去观察,儿童的耳朵去倾听,儿童的兴趣去探寻,儿童的大脑去思考,儿童的感情去热爱……“教育就是教师和孩子的生命交织”,当教师对职业的认识达到了这个高度,教育的一切——喜悦与烦恼、成功与挫折、赞誉与非议、欣慰与委屈,都与别人无关了,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教育心态与行为,更不会挫伤我们对孩子的爱、对教育理想的追求。
  十余年来,“新教育”影响和改变了中国许多中小学校的教育,让越来越多的师生开始体验到教育生活的幸福与完整,成为中国素质教育的有效路径之一。迄今为止,五千多所实验学校和五百多万师生的实践与成果已经证明,“新教育”是点燃教师理想与激情的教育,是唤醒孩子梦想与创造的教育,是让教育生活充满诗情画意的教育,是让教育符合人性、充满人性的教育,是给孩子和教师的未来留下温馨记忆的教育。

李镇西

  那么,作为一所学校,新教育实验最开始应该从哪里起步呢?我的建议是:一、以“开展新教育生活”为底色。新教育作为一种生活方式,首先体现在“营造书香校园”。朱永新老师说:“对于新教育实验学校而言,即使其他行动暂时还没做好,但只要把‘营造书香校园’做好了,那么学校的新教育实验就成功了一半。”当然,“读书”从有教育那天就开始了,并非新教育发明,同样,校园开展读书活动也不是新教育首创,但是,新教育所倡导的“营造书香校园”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来看,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性。比如,新教育研制了专门的阅读书目,提倡“晨诵”“午读”“暮省”,实行“每月一事”等等。当然,不同的学校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创新。
  二、以“培养种子教师”为引导。对一所学校而言,最终应该让所有教师都参与新教育实验。但任何一所学校,在推进新教育实验之初,都不可能使所有人同时在一个层面,总有人先行一步,或走得快一些。应该允许有些老师暂时看一看,想一想,等一等。如果强行让所有教师齐步走,结果只能迫使有些老师敷衍应付,最后成为形式主义,甚至弄虚作假。明智而可行的做法是“底线”加“榜样”。所谓“底线”,就是常规,是全校老师都可以做到的事。比如对一个老师来说,即使暂时无法缔造“完美教室”,但他可以参加“营造书香校园”活动,可以在教学中逐步渗透新教育理念、探索“理想课堂”,可以加入专业阅读行列、参加新教育活动。“榜样”,则是少数新教育理念的坚定认同者和先行者。这群教师率先承担着诸如“缔造完美教室”“研发卓越课程”等项目。学校管理者要善于发现、选拔并有意识地培养这样一批种子教师,让他们成为新教育实验的“领头羊”。我们提倡使用招募志愿者的方式,这样,能够保证种子教师都是发自内心愿意做新教育的理想主义行动者。伴随着种子教师的先行一步,学校要及时地、点点滴滴地总结他们的经验和教训,随时帮助他们调整和完善,同时,不断地为他们搭建平台,让他们言说自己的探索实践,用一位老师的行动感染更多的老师,让一个老师的行为成为更多老师的行为。
  三、以“缔造完美教室”为抓手。“缔造完美教室”是一个学校和一个老师做新教育实验最容易,也最有效的切口。如果说一下在全校推进新教育的所有行动还比较困难,那么,可以尝试先在一间教室里呈现。朱永新老师说:“‘缔造完美教室’,就是在新教育生命叙事和道德人格发展理论的指导下,利用新教育儿童课程的丰富营养,晨诵,午读,暮省,并以理想课堂的三重境界为所有学科的追求目标,师生共同书写一间教室的成长故事,形成有自己个性特质的教室文化。”“完美教室”之“教室”,是一种象征,象征着一群人共同生活的一段历程,强调的是一种班级文化的建设,一种高尚精神的滋养,一种幸福完整的生活。在具体实践上有自己的元素:自设的班级标志、自创的班级文化、自订的班级制度、丰富的经典书籍、多彩的班级活动、鲜活的生命叙事、丰富的班本课程等等。正如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所说:“我希望尽可能充分地满足孩子们多种多样的兴趣和企望。换句话说,我希望使孩子们生活和学习得有意思。”通过及时推出一个又一个“完美教室”,可以为种子教师及所在班级提供展示平台,使“完美教室”缔造者的幸福能够感染到周围的老师。
  四、以“研发卓越课程”为生命。任何教育理念都必须以课程为载体,没有具体课程,再好的理念都是镜花水月。这里的课程,既可以是学校层面的,也可以是班级层面的。“卓越课程”,就是“为儿童未来走向卓越而准备的课程”,为了让他们的触觉更加灵敏,想象更加奇妙,心灵更加丰富,情感更加充沛,视野更加开阔,意志更加坚韧,为了使他们成为一个卓越的人。抓“卓越课程”的研发,就抓住了新教育的根本,有了卓越课程,新教育就有了生命。此外,学校教育固然非常重要,但只是家庭教育的重要补充。一个孩子的成才,主要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因此,新教育实验把孩子的父母也纳入了共同体,注重家校合作,提倡亲子阅读,主张共同成长。
  作为素质教育的一种路径,新教育实验重在朴素。“素质教育”所提倡的内涵,都是教育本应有的内涵,只是有时候我们离初心越来越远了,为了提醒和强调,于是提出了“素质教育”。同样的,“新教育”所主张的,也都是教育本应主张的,本应去做的。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不再说“素质教育”,不再说“新教育”,所有这“教育”那“教育”,都回归到了“教育”。(李镇西)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