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录 | 注册

[师陶·德育]“进万老师的班,是更大的福分”

发表时间:2021-05-24 14:03: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史家小学有着75年历史,被称为中国最牛的小学之一。启功先生题写校名,校内醒目的和谐石上,是欧阳中石的题词。教学楼主楼大厅内,植有翠竹,旁边一块立式的透明牌匾,是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的题词:“学思知行”。
  据校史记载,史家小学先后曾有过九位特级教师,目前只有万平老师依然工作在教育教学一线既当班主任又当语文教师。
  万老师个头不高,她在走廊里与我们挥手,又回到教室。
  这是小学六年级九班的教室。她正在上语文课,同时,教室内有38名学生,最高的学生有一米七八,体重超过了一百五十斤。
  下课后的采访中,在说起班主任的工作时,她说:“我还是相信教学是教师心灵和孩子童心的呼应。和孩子聊天,哪怕只有几句,这几句不是教材上的,而是来自我内心的东西。正因为它是内心的东西,孩子听上去真切,是停驻在他心灵里的,这就是教师给予孩子应有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就是最质朴的滋养。”
  她随意地走下讲台,来到一个男孩身边,稍用力地扳正他的坐姿,也许只有这样“温暖的粗暴”才能让孩子记住,使自己不正确的行为获得纠正。
  生字结束,进入“正题”,请同学说说自己的春节故事,开始课文的学习,随机请同学阅读老舍先生的《北京的春节》。
  “有时课堂学习的过程,就是阅读的过程,老师陪着孩子读,陪着他们欣赏、体会、感悟,孩子们就在很自然的过程中,自然地学习。”课程结束,在史家小学的教师阅览室里,伴着咖啡的香味,万老师开始讲述她的教学和经历,展示她身上流露出来的丰盈的诗意。
  成长与所受教育
  那堂语文课,利用一点间隙,万平老师和学生一起朗读了《三字经》。万老师注重培养孩子们的阅读习惯。课程结束,我们去往学校阅览室的路上。万老师说:“我教的班,我都会建议孩子们去读《上下五千年》和《十万个为什么》。《上下五千年》可以让孩子们对中国的文化、历史有基本的了解;《十万个为什么》,培养孩子们对自然科学的了解和兴趣。”她推崇《弟子规》和《三字经》,“让孩子们对中国正统的核心价值观有所了解。伴随着教育,让孩子了解和学习传统文化。”
  万老师热爱读书,她的阅读学习从幼年就开始了。她出生在北京,父亲是苏州人。因为五十年代我国电子厂区建设的需要,她的父亲十八九岁就来到北京,结婚,生育。万平的童年时代就在父母工作的老厂区里度过。那时,正是无书可读的时代。她家里有个壁橱,很多书就藏在壁橱里。就是在那个时候,她读了《苦菜花》等可以找得到的书。
  刚刚进入初中,她知道了托尔斯泰,知道了《安娜·卡列尼娜》。她用“震撼”来形容自己走进另外一个文化世界的感受。1981年,她进入朝阳师范学校之后,阅读了大量的外国文学作品。她列举了一长串作家的名字……也就是这时,她邂逅了对她的艺术观念产生很大影响的俄国艺术批评家别林斯基。
  三十多年后,重温那种震撼。面前的她如同演讲一般,流利地说着别林斯基带给她的感受和震动,“他从人性的角度,从真正真善美的角度,以人的真切情感人性的真实体验和感悟从人本的角度出发作为艺术的核心价值观的基础。”这句话,像来自论文。她一连举了很多电影的例子,来辅证这句话。别林斯基的艺术价值观,影响了当时年仅十七岁的万平,也影响了她将来对艺术和生活的追求和判断,“它让我不会为艺术形式上的东西纠结。”当她走出学校,站上讲台,别林斯基带给她的影响依然在起作用。“我相信与孩子在一起,能够把握住最本质的东西,而不会被流俗的各种形式的教学方式所左右。”
  她认为:“真正的教育是把握住了品行、习惯、能力、素养的教育,是以品行、习惯、能力、素养为培养前提进而契入知识基础的教育,是以知识的学习来促进品性、习惯、能力、素养形成的教育。”每天早上,她不到六点就起床。七点多就到了学校,“陪着孩子一起做小早课,早课有《弟子规》、晨检分享,有一点小练笔,然后我带着孩子们去上操。”清晨,她会和孩子一起朗读,阅读。
  她非常推崇《弟子规》。“《弟子规》就是一个孩子的安身立命养德修身的小读本。我们班人人能够诵读,背诵,并逐句理解。我们还开展了践行活动,践行当中老师对他们的努力行为进行鼓励。孩子要把国学当成自己学习当中特别深厚的文化积淀来完成,而不是只当做知识,否则就小用了。”她认为,“国学是文化的种子,是经典的浓缩和精华,这些历经了千年历史的洗礼,是很宝贵的。虽然一开始孩子不能一下子就懂,但是童蒙养正的种子播在幼小的心田就可以假以期待……终归会发芽、开花,一旦花开,那么,孩子的小小的生命一定是非常绚烂的。”
  教育就这样发生了
  万平从朝阳师范毕业,分配到朝阳区劲松第二小学,做了七年的少先队大队辅导员。1987年到了西城区一所学校,做了七年的音乐老师和合唱团指挥。她后来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说:“对半路出家的我来说,这样学音乐绝对是疯狂的。我开始明白,一个目标是这样难以企及。当然,我从中获得的精神更为珍贵:笃定、扎实、务实;有序、有效、持之以恒。我终于做好了当班主任的基本准备。”
  1995年,万平调到史家小学,至今,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19年。
  在史家做班主任,却是无奈的选择。当时,“大队辅导员有人在做,而且是非常棒的。音乐老师呢,史家当时有好几位老师,都是很好的老师。只有当班主任,开始只是让我试试。就这样教了下来,现在,这是第8个毕业班。”
  1995年的万老师虽然已从教十几年,却没有深入担任过班主任。此刻,回想她在史家小学所带的第一个班,她说,那时虽然没有当过班主任,但是心里装着孩子,努力去做。那时候,其实最大的压力还是如何上好语文课,“一点一点地备课,这么一本书,教案写下来,有这么一摞。”她用手比了一个高度,超过了半尺。“一节课一节课学,一节课一节课教。”
  “头两年搞日记教学。课上得不是特别好,带着孩子一起写日记。1997年统考,考得非常好,居然38名同学获得一类文,成了当年全区统考的一匹黑马。到了1998年,东城区的首届“东兴杯”课程大赛,拿下了高段唯一的一个一等奖。”2000年,她生了一场病,甲亢,休息了一段时间。2001年再来上课的时候,她落下了一大截,一次做市级公开课试讲,居然发现大家都不知道能够跟她说什么……“大家都不说什么的时候,我发现问题严重了。”当时赛课。她垫底成了最后一名。
  “我发现自己和教学的轨道脱离了,滞后了,你教的东西固步自封。”她反省和痛苦了一段时间,度过了教学成长中最艰苦的蜕变期。那个阶段之后,人的状态犹如新生。她说:“人要尝受过失败的经历。当你发现自己和应该有的状态离得很远的时候,那一定就要沉下心来。”她决定一切都返过头来,一点一滴地再来,从零开始。
  一晃,就做了十九年的班主任。说起最大的收获,她说:“教育教学中的坎坷、失败与成功让我渐渐褪却了曾有的对工作的急功近利。”“我期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教育者,单纯专注地投入工作,零距离、多角度、全方位地与学生的生命互动,以爱育爱,以能养能,以德传德,以心传心。”
  “我渴望我的孩子在学校的每一天都有收获,不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得益于这一份成长。”为了这份责任,和对孩子的成长有益的教育,万老师守候着她心目中的教育之灯。“一天,千八百件事,都要从心里过。心里只是把它当事,它就轻巧地过去了。如果走心,就会对孩子有帮助。”万老师给我讲解了课堂上的一个细节,她在提问学生时,专门挑了一个平时不爱发言的孩子,孩子发言后,她还给了他小小的奖励。“他今天发言了,从这里开始,他就有了变化。教育就是这样开始的,教育就这样悄悄地完成了。”
  “小木桥”的故事,心与心的桥梁
  从早上走进学校时起,直到下班,乃至深夜,她都在忙碌。她在搜狐网开设的教学博客“蓝瞄呜”已经建立了八年时间,已经发表581篇博客日志。她还为班级成立了一个博客“小木桥”。“小木桥”陪伴着她教过的不同班级,已经达八年之久。
  博客也成为她教过的学生、家长向她表达感情和怀念的平台。“万老师您好,我刚看了您在电视上的节目,太感动了。祝您新年快乐!”“万老师,我是您的学生彭一鹏,非常想念您!快20年没见,您还好吧。真心地祝福您身体健康,开心每一天!!!”“想念史家小学,想念万老师和各位同学们。我现在在班里学习很好,也在克制自己尽量做一个乖乖女(别不相信)……”
  孩子们称她为“喵呜”,她称孩子为“青咪”。“弯弯的卷发,一双眼睛充满智慧,爱说爱笑,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喵呜,我想成为您。”一个孩子写道。
  “4月2日。三月初三。今天给女孩子们过了一个女孩节……一个个花色的小卡子,看来她们比较喜欢呢。《三字经》第十八天。按照计划,五月上旬就进入诵读章评选了……男孩子中午擦了班里的墙边地上的卫生死角,全班开始进入春节卫生月。”每天,万老师都把她的教学日记传上微信、博客。从1996年的日记教学,到2006年的博客,再到微信——她的微信名叫“懒猫”。她一点也不懒,“朋友圈”里每天至少有一条更新,记录着她的教学生活。记录则是她教育工作中的重要一部分。
  万平的日记教育,源于1986年她的一次教育经历。当时她任教于西城展览路第一小学,那是她教育生涯前十四年唯一的一次语文教学和班主任体验。班里有一位连续留级两年的孩子,“上课的时候我觉得他一眼一眼地瞄着我,等我过去问他在干吗,结果他把本子啪地扔了过来,反问我想干吗。后来我看到他在画我,就跟他约定‘哪天给他办个班级画展’,这也是第一次我打动了他。”
  第二天,这位男同学塞给了老师一本日记。“那是她从业以来看到的第一篇学生日记,虽然有很多错字,但却透着认真、信任,她第一次逐字批改,写了很多鼓励男孩儿的话。从此,日记成为他们日日交流的‘秘密武器’,男孩儿一天天懂事,做作业了,听讲了,发言了,像大哥哥一样对待其他同学了,他快乐了……这些转变让万老师看到了日记的力量,也从那时起,她开始了日记教学。”
  直到今天,万老师经常接到家长的“求救”电话。家长与孩子的交流遇到问题,“万老师”就成了他们的呼救热线,当孩子为无法获得家长的理解而感到苦恼时,“喵呜”则成为他们的避风港。教授科学课的张培华老师说:“很多家长对我说,让孩子进入史家小学,是孩子的福分,而进入万老师的班,则是更大的福分。”(文/安然 吴荻)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