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师陶]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加快职业教育发展

发表时间:2020-11-03 16:01: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2019年1月24日,国务院发布《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开篇第一句话就指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没有职业教育现代化就没有教育现代化。”可以说对今天职业教育的认识是颠覆性的。《方案》基本回答了近几年我国职业教育人的所有困惑,解除了捆绑职业学校校长手脚的羁绊,全国各地的职业教育政策也将相继出台,但《方案》的真正落地还将有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省政协教育智库专家通过对全省21市州职业教育调研反馈问题的梳理,主要存在“学而优则仕”“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影响根深蒂固,普遍套用普教管理体制,招收中职学生的高校以薄弱学校为主体,“职普比大体相当”这一发达国家发展职业教育的宝贵经验基本未落地,多数中职学校办学条件较差,生均拨款政策难下市县学校,招生政策欠严谨行为欠规范,校企合作不紧密产教融合不深入,技能型学生就业工资普遍不高,中职教师编制不足额缺乏流动渠道,评价体系权威性弱办学好坏多凭自己说,激励机制含金量低等问题。为此,就如何深化我省职业教育改革、加快职业教育发展提出如下思考和建议。
  一、是加快顶层设计,明确职教法律地位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进入修订后的《职业教育法》,其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就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省级职业教育政策法规的出台,要以新的《职业教育法》为依据(可参照2019年12月5日教育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
  二、加快统筹设计,创新职业教育体系机制
  由于“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是跨界的教育,意味着原来把管理普通教育那一套制度用来管理职业教育行不通,不宜再套用现有普通教育体制机制,而应构建崭新的职业教育体制机制和体系。对于现有的、尚适用的要改造完善借鉴;对于不适用或空白,要取缔或新建重构。包括职业院(校)长专业标准、职业院校教师专业标准、职业教育思政体系建设、专业人才培养方案、教育教学、实习就业及管理、教学质量评价制度和激励机制等管理制度和监督制度,都应该统筹设计、重构完善。可废除原来权宜使用的职业教育联席会议等制度,建立跨教育、跨人社等部门的专门职业教育管理部门,行使原教育部门中职业教育、原人社部门中职业培训等综合职能,加强职业教育领导、深化职业教育改革。
  扩大招收中职学生的本科院校类别,增强中—高、中—本衔接贯通培养力度,完善职业教育质量成果评价激励机制。把技能型人才拒之名校名门之外,是现代教育极端的不公平,应该在顶层设计和制度上打破这一局面。应用型本科院校及双一流建设高校(即211学校、985学校以及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都应该为技能型人才打开大门,投放面向中职招生的相应比例,实现零的突破。增大本科招收中职学生比例,在省级以上示范高职院校优质院系中开设本科专业,在省级以上示范中职学校(示范专业)中开设专科专业,在开通中—高衔接“3+2”的基础上,开展中—本“3+4”“5+2”一体化贯通培养。市(州)教育行政部门要出台新的高中阶段教育教学质量和成果评价及奖励办法,做到一碗水端平。原来那种把职高普高拉在一起,通过数升入清华北大等各本科学生人头数的方法,让普高拿走市县(区)教育教学质量奖励的大头,是很不公平的。而要根据普高职高承担“大体相当”的实际比例分配奖金到两类高中教育,做到普高职高同台同规格以大体相当的奖励标准进行质量和成果的表彰及奖励。
  三、加快推进高等职业教育,科学布局
  根据“新三线”(成渝双城圈)建设需求科学布局高等职业教育体系,分类指导省内地方普通本科高校按照《教育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教发[2015]7号)向应用型本科转型,把本科和专业硕士研究生培养融入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方阵。同时,加大科学布局高职专科力度,整合、优化专业,以适应市场对高层次技术技能型人才日益增长的需求,全面形成“中—高—本—研”梯形技术技能人才贯通培养新格局,做好服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人力和人才支撑。
  四、扩大职业院校办学自主权
  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加快推进办管评分离,扩大院校办学自主权。改革把职业院校纳入一般中小学管理的现行管理模式,构建有别于普通教育的、符合职业教育规律和自身实际的行政或业务管理体系,积极推进职业院校法人治理结构建设,成立院校董事会或理事会,指导院校制定《章程》,通过院校《章程》行使院校治理。还政于职业院校加强自身文化内涵质量建设,政府通过备案的职业院校章程、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和年度或中长期目标任务实施监管。
  五、搭建产教研学(学会)协(协会)合作平台,构建互利共赢长效机制全面调动培养方和用人方等各方协作办学积极性,支持职业教育集团(联盟)建设,努力构建“政行校企协(学研)”或“产学研协政”五位一体现代人才培养新体系,形成多方合作共赢的良性局面。政府出面或支持行业、学会、协会、研究机构,共同搭建能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的沟通交流合作平台,积极探索实践多层次、多形式的校企紧密合作、产教深度融合及人才培养新模式,各方依法签订项目合作协议,明确各方责权利条款,构建多方互利共赢长效机制,吸引用人方投入人财物参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
  六、建立和完善职业教育督导机制
  省政府层面可制定和完善职业教育督导办法,建立完善常态化职业教育督导机制,采取定期和不定期形式,或针对有关专题对各市州职业教育情况开展精准督导检查,并把督导检查结果与政府能效考核挂钩。重点督导检查各地办学行为是否符合国家标准,各地阳光职普比例实施情况,生均拨款经费标准、城市教育费附加30%、项目资金配套等经费落实情况,以及教师编制是否足额或被占用等问题。同时,要督促各地中职学校举办者对照中职学校设置要求,积极改善办学条件,提升中职办学能力水平,主动回应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同需求。(李代慧 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职教专委会理事长)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