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品格·心理]翅膀长硬了,我想飞

发表时间:2020-12-17 16:31: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有没有突然想要离开父母的念头?突然觉得他们的唠叨让我们烦,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们难以呼吸?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弗朗索瓦兹·多尔多女士作为法国最著名的精神分析家之一,在长年与青少年进行临床工作后如此总结道:“所有的青少年嘴里都只有一个词:‘离开’。”
  “离开”是有原因的
  多尔多女士将青春期的青少年与处于母体中的胎儿进行类比,认为所谓的“青春期危机”其实与胎儿的分娩是一回事。第一次,我们离开,是离开妈妈的子宫,是身体上的分离;而第二次我们想要离开是宣布独立,是精神上的分离。
  并且在这一时期,由于生理与心理日渐成熟,我们会渐渐发现,其实父母或者说父母所代表的成年人,并非是全能的。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只是普通人,没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地方,他们也有不懂的东西,也会犯错。况且他们所能给予我们的终究是有限的,而从他人身上,我们似乎能获得所有渴求之物。所以,我们想要离开。
  “离开”是痛苦的
  木心先生曾在他的小说《温莎墓园日记》中写道:“离别,走的那个因为忙于应付新遭遇,接纳新印象,不及多想,而送别的那个,仍在原地,明显感到少一个人了,所以处处触发冷寂的酸楚——我经识了无数次‘送别’后才认为送别者更凄凉。”身处充满变化的青春期的我们,是那个忙于拥抱新的世界的离去者,而那留在原地的送别者,则是处在相对稳定阶段的成年人——我们的父母。因为即将离巢而兴奋不已的我们,总是会忽略,或者无法理解,我们的成长、成熟所带给他们的,是一种成就感与失落感共同交织而成的复杂情绪。
  “离开”是转变
  想要离开父母的我们往往并不知晓离开后将要去向何方,想要成为怎样的人,但我们却明确地知道自己必须走向成熟,这是青春期最主要的困扰。
  于是,相似的焦虑在每个人心里滋生。不仅仅是我们,与我们亲近的成年人也会因此变得紧张、惶惶不安,我们甚至会因此在无意中与我们所爱的以及那些爱我们的人互相伤害。但承认成长的不顺并非是弱小的表现,因为如果回避痛楚,我们便无法真正地战胜它。更何况,离开并不意味着我们与过去彻底割裂,它只是一种转变。
  什么是“青春期危机”
  青春期危机是指在13岁-18岁这一时期中,我们的身体将会进入第二次高速生长的时期,但我们心理的成熟速度远远比不上我们身体各部位器官发育成熟的速度,这种身心发育不平衡的落差感,会使得我们很容易在这一时期感到混乱、焦虑,甚至会让我们产生暴力幻想,导致违法乱纪行为的发生。严重影响我们的身心健康。
  青春期和婴儿的出生类似
  多尔多在一次演讲中形容道:正如许多昆虫需要破开虫茧才能从虫蛹变为成虫一般,胎儿必须离开母体。成功地完成了出生这一过程后,才能成为独立于母体的婴儿。同理可知,少男少女们也必须经由青春期这一过程,才能成长为在精神和社会意义上独立的成人。
  有了想要“离开”的心,该怎么办?
  有经验的精神分析家都知道,不管自己的来访者所描述的想法有多么可怕,他越愿意讲述,他去实践的可能性也就越低。说出自己的困扰与欲望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人类正是在追逐欲望、克服困难中不断前行,才因此实现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我们个人的成长也是如此,只有正视自己想要离开的需求,我们才能真正地启程。
  我们会对成长感到迷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尚未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在哪里,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过上怎样的生活。生命中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我们的兴趣点往往就藏在那些尚未被开发的未知疆域中。用一点点时间,去做一些从未尝试过的、但有些吸引自己的事情。在这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也能重新认识自我,加深对自己的了解。
  我们与父母的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童年时期总是父母更多地聆听我们、回应我们,如今我们也要试着去倾听他们,了解他们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思考着的事情。要知道,我们是可以成为帮助父母走出困境的那个人的。这样相互包容、互相理解的良性沟通氛围,能够有效地缓解分离所带来的焦虑与痛苦。(刘一昕 《品格少年》;专业支持:赵旻女士, 精神分析家,从事临床心理治疗工作长达10余年,旨在帮助青少年解决问题的心理工作室“擎庭几间”创始人之一。)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