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品格·文学]张子沐:香邻

发表时间:2020-11-10 09:48:00    来源:未成年人网
  那天晚上,一出电梯,突然闻到一股暗香——哦,楼道里那盆昙花又开了!连忙走近,托起昙花低垂含羞的头,闭上眼,任花香把我带回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这盆昙花是邻居段伯伯家的。段伯伯是大学里的老师。小时候受奶奶“川普”的影响,加上本身“认字认半边”的天性,我一直叫他“段白白”。他也不纠正我,每每听到我叫他“白白”,他就一脸笑意地看着我:“乖,去找纹纹耍!”
  纹纹是他的孙女,从小就是孩子王,经常拉着我疯跑,可不管她怎么“费”,她都不敢碰她爷爷的昙花。据说这棵昙花比我的年龄还大,竹繁叶茂,比一米七六的我爸还高,每到夏天,把电梯口的光线都挡了一半,有几根枝条甚至伸到了窗外!为了防止花枝折断,段伯伯特意用红绳加上木棍将它们缠绕了一圈。总之,在我们这层楼,这盆昙花俨然王一般的存在。
  终于有一天,我惊奇地发现昙花支了三个花骨朵!哇,终于要昙花一现了吗?我还从没见过呢。我激动极了,赶忙去敲段伯伯家的门。段伯伯笑着 说:“别着急,昙花都是晚上开。”
  那几天,我天天都等到很晚才睡,生怕昙花在我睡着了的时候悄悄开了。第三天晚上,我正看着电视,突然听见一阵敲门声,只听纹纹在外面大吼:“快出来,昙花开了!”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风一样地冲了出去。天,三朵昙花都开了!花瓣洁白如雪,为黑夜缀上一层高贵而孤独的颜色,一股幽香沁人心脾。我和纹纹踮着脚,使劲把鼻子往花上凑。段伯伯笑眯眯地看着我们,摘下两朵别在我们头上:“看,好漂亮嘛!”
  然而没过多久,纹纹又在某天夜里敲响了我家的门,她伤感地对我说:“我们要搬家了。”我一愣,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小时候,谁不以为咫尺就是天涯呢。纹纹拍拍我的肩,说:“爷爷知道你喜欢昙花,决定把那盆巨大的昙花留给你。你一定要照顾好它哦。”泪光中,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隔壁又来了一家新邻居,我见过很多次,却也只是见过,并不认识。只有那盆昙花依旧在那儿,过几个月, 就静静地开一次……有些人,就像昙花,短暂地“一现”,但那缕香,却在心中挥之不去。(张子沐 成都市树德中学宁夏街校区)

关注未成年人网 陪孩子健康成长

编辑:肇恒璐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