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宜宾市兴文二中:李娅熙

发表时间:2017-05-30 14:09:02    来源:未成年人网

用双肩托起孝心

  她和大多数留守儿童一样,父母为了维持生计外出务工,留下年仅四个月大还在襁褓中的她,和年近花甲的爷爷奶奶在乡下老家相依为命。

  当时她的父辈没有女儿,所以爷爷奶奶对她这个长孙女疼爱有加。当时年幼无知,总以为爷爷奶奶会是她永远的依靠,她可以一直无忧无虑,肆无忌惮下去。可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满头的银丝悄然爬上了爷爷的头发。

  尤其是经过那件事后,她知道她必须长大了。

  依稀记得那时她大约9岁光景。一天晌午到山上去叫砍柴的爷爷吃饭,刚准备叫他时,只见一道白光从她眼前一晃而过——柴刀一下子劈进了爷爷的膝盖。只见血从一滴一滴,慢慢形成一股细流,从爷爷的小腿滑落,当时她整个人都蒙了,双脚认同注铅一般动弹不得。直到爷爷叫她,才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急忙跑到他身边,却发现除了眼泪她什么也做不了。那一天,她一边哭,一边扶着爷爷,两人如同蹒跚学步的婴儿般,迈着踉跄的脚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当医生告知她们爷爷的腿以后不能再干农活时,她无法忘记奶奶那颤抖的双手和眼中的无助。而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如珍珠断线般滑落。她说不准当时是什么心情,可能是爷爷受伤她很难过,亦或者是看到爷爷疼她却无能为力的自责,但她想更多的是失去爷爷这个依靠的慌乱与迷茫。

  她知道,爷爷没有能力再疼爱她了。她必须成为家中的小大人,用她的肩膀撑起这弱不禁风的家,让父母放心。

  从那之后,洗衣做饭、上山挖地、下田插秧,她都帮家里承担。刚开始干这些农活时,特别不适应,手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腰疼的挺不起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从刚开始痛的偷偷掉眼泪,到后来慢慢磨出老茧的习惯成自然,再到朋友问起老茧从何而来的坦然面对。

  可即便是这样的日子也不能长久。 

  初三那年,爷爷被查出患有恶性脑肿瘤,肿瘤压迫神经以致于爷爷生活不能自理。那段时光是她最尴尬的时光!为什么说尴尬呢?因为就算妈妈回来照顾爷爷,可像给爷爷擦背、换尿不湿这种事让做为儿媳妇的妈妈来做终归是不好的。所以当时正值豆蔻的她自告奋勇的接下了这个尴尬的任务。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太敢去做,因为确实挺脏的。她印象深刻的记得当时年仅两岁的弟弟说过一句话:爷爷好臭,我不要跟爷爷玩。这句话就像刀子一般戳着她的心。从那之后,她就像学习干农活一样学着給爷爷换尿不湿。她只想着,那时的他,总喜欢把她放在他的肩头到处遛弯;那时的他,总把好吃的给她留着;那时的他,总怕她冷着冻着……可当她想对爷爷好的时候,他在经过两次开颅手术和两次化疗后,依然撒手人寰,留给他们的,只有无限的懊悔和债务。

  当时,家里穷的响丁当,她的高中学费都面临着要去借。于是在那个暑假,她去玩具小作坊做过流水线,在室温接近40度的铁皮厂房里一坐就是一天;她当过服务员,凌晨一点下班;在太阳下发传单;挣来了她的学费和第一学期的生活费。

  她不是董永那样能够卖身葬父的大孝子;没有王祥能为继母卧冰求鲤那样孝顺;也做不到像孔夫子说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那样大公无私。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不让爱她的人失望。同时,她一也希望大家能够珍惜眼前人,不要向她一样,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时追悔莫及!

  

编辑:王静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