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暑期近结束 “小候鸟”:妈妈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新华日报

“小候鸟”踏上归程

小女孩舍不得妈妈 流下伤心的眼泪

  临近开学,一大批和在城市打工的父母团聚的“小候鸟”,纷纷踏上回家的旅途。最近几天,记者在南京火车站、几大长途客运站采访时发现,探亲儿童返乡高峰集中爆发。候车室里,随处可见年迈的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很多在外打工的父母甚至没有时间到车站跟孩子说声再见。南京火车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两天客流比平时增长20%,几乎赶上春运。一年一度夏季的聚散离合,孩子们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起伏。

  “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5岁半的懿珊大眼睛黑亮,让人过目不忘。8月25日下午4点半,记者在南京火车站候车室见到她时,她正安静地坐在爷爷怀里吃饼干。72岁的段爷爷8月21日就从安徽宿城老家出发,到泰州接孙女,途经南京换乘火车。“这孩子从生下来就放在老家,我和她奶奶带。她爸爸妈妈都在泰州一个菜场里做鸭子生意,一年也就暑假见一次。今年刚放暑假,懿珊就吵着要去妈妈那里,我就把她送到泰州,本来早就想接,她死活不肯,这次算是在父母身边住得最长的,50多天。”

  懿珊听着爷爷说话,突然停止吃饼干,嘴巴瘪下去,有点想哭的样子。“你几岁了?”一阵沉默。“这个裙子真漂亮,是妈妈买的吗?”一直沉默的小姑娘突然从爷爷怀里站起来,扯了扯裙子,点了点头。

  “儿子媳妇卖鸭子,每天早上6点不到就出门了,晚上8点多才回来,比在老家干农活还辛苦,虽然挣不了什么大钱,但想到以后要买房子,小孩上学,还是得留在城里继续苦。”段爷爷很无奈,“小孩大了,想和妈妈在一起,经常闹着要去泰州。我们也知道一直这样不好,这次我和儿子媳妇商量等明年开学,让懿珊在泰州读小学。听人家讲,在城里读书不容易,即使舍不得,也得送到她爸妈身边。”段爷爷说着,眼眶红了。

  “别送我走,我不要好吃的”

  8月26日一大早,租住在南京油坊桥的安徽和县人倪秀英,将早就收拾好的旅行包又紧了紧,看着熟睡的儿子,不禁又流泪了。

  “平平,起床了,上车站。” “妈妈,再让我呆一天吧。”7岁的平平死死抱住妈妈,央求着,同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了3天。

  倪秀英说,小儿子出生以来,就交给奶奶带,16岁的大女儿也在老家。自己在南京做钟点工,丈夫是瓦工。每天从早上7点半赶到第一家,到晚上8点,一共要做5家,多的时候一天要跑6家。打扫、收拾、做饭,手脚一刻不停,中午随便吃几口自己带的馒头。

  放暑假之前,儿子就闹着要来,自己也想得厉害。但姐弟俩来了没人玩,只能窝在房间里看电视。家里没冰箱,最多早上熬一锅稀饭,其它菜一放就馊。晚上8点多到家,卖菜的也没了,自己更是累得不想动,孩子来,其实并没有享到福。

  “和县离南京不远,可我尽量不回去,来回一天,工钱没了不说,车票也要钱。想孩子想得厉害,就在电话里说几句,儿子哭,我也哭。”倪秀英说,“今天一定要送上车,明天早上干活的那家是新接的,不能请假。”

  南京到和县,一个半小时车程,母子俩一年最多见两次——春节和暑假,而暑假是儿子唯一能和妈妈呆久一点的机会。“妈妈,别送我走,我不要好吃的。”7岁的小平平还不懂得妈妈的无奈,只能用哭声来表达自己的不舍。倪秀英没有理会儿子的央求,拿起行李、拉着儿子,和女儿一起赶往南京桥北客运站。

  “走之前陪她玩一会儿”

  8月23日上午10点,南京火车站母婴候车室内的儿童游乐园,来自江西鹰潭的小女孩、6岁的小新开心地在玩滑滑梯。旁边的妈妈和奶奶席地而坐,微笑着看着她,示意她注意安全。

  “她来一个多月,我都没陪她出去玩过。今天特地早到了一个多小时,陪她玩一会儿。”小新妈妈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女儿上上下下。一个多小时后,奶奶和小新踏上回江西的列车,而妈妈和没能来送行的爸爸则继续留在南京打工。

  奶奶看看媳妇,又看看孙女,叹了一口气:“回家没有爹妈在身边,衣服也穿不好,也没人给她扎辫子,但这也没办法,放在城里更没人照顾。要是有一天孙女能和城里孩子一样,平时在城里上学,放假回老家玩玩就好了。”

  这些“小候鸟”小小年纪,已经开始承受离别,体会思念。来自山东微山湖11岁的陈振宇在句容过了暑假,虽然一次也没出去玩过,但他还是喜欢这里。问他“最喜欢什么”,“高楼,20层的高楼”。

编辑:etangjuanjuan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