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苦寒家庭里的温情故事 山区少女和三个单身"爸爸"

发表时间:2014-03-04 11:09:40    来源:未成年人网

  

  “我的愿望是早点帮爸爸把病治好,未来的梦想是当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回报大伯和二伯。”昨日,万州区孙家乡快乐村14岁的小学六年级女生蒲赢红满怀希望地告诉记者。

  很少有人知道,常常笑容满面的她其实经历相当坎坷:出生才几个月,母亲就离家出走;几岁时,奶奶双目失明,父亲患病,完全靠她的大伯、二伯和父亲三个单身汉把她拉扯大。虽然生活艰辛,但三个“爸爸”却都心怀同一个梦想:希望小赢红长大成才,奉献社会。

  小女孩成了全家的希望

  昨日,记者来到快乐村蒲赢红简陋的家时,她正在门前写作业。这个简陋的土坯房里,共住了6个人,爷爷蒲自恒、奶奶吴秀传、大伯蒲东福,二伯蒲东武(常年在外打工),还有爸爸蒲东美。然而在这个苦寒的家庭里,却上演着一个苦命女儿和三个单身“爸爸”的温情故事。

  14年前,蒲赢红出生在村名为“快乐”的高寒山村,一家子也因为这个小生命的诞生多了一些欢乐,也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可谁也没想到,孩子出生没多久,妈妈就离家出走了。爸爸也患上了甲亢病,从此不能干重活、累活,他只好拖着病体回到家乡,让这个原本困难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51岁至今未婚的大伯,包揽家里的所有农活;40多岁同样未婚的二伯,常年在外务工,没有文化也无技术,一个月1000多元的收入大多寄回家;37岁的爸爸,偶尔到工地上挣点零花钱。

  对于未来的幸福,三个单身男人的希望就寄托在了蒲赢红的身上。在他们心中,红红就是全家唯一的希望!

  三个单身“爸爸”满是爱

  在家里,没有母爱,但红红被浓浓的父爱包裹着。红红说,“虽然我嘴上喊爸爸、大伯、二伯,其实他们三个都是我的爸爸。”

  自从蒲赢红的妈妈离家出走后,三个“爸爸”就用稀饭加肉末喂养红红。洗尿片、兑奶粉、做稀饭……三个大男人除开劳动时间外就是围着这个孩子转。十多年过去了,“爸爸”们很少买新衣服,别人给的衣服穿烂了补,补了又穿。但三个“爸爸”却每年都要为红红添几件新衣,目的是为了让她在学校不比别的孩子差……

  如今,全家人在一起,爷爷奶奶背驼了,大伯二伯爸爸随着岁月的流逝,额头上布满了皱纹,也消瘦了许多,而14岁的红红已长成了家里最高的人,身高1.65米。

  在家在校都是好孩子

  身为班里年龄最大的学生,红红自然而然地充当起了“大姐姐”。有生病的同学,蒲赢红会主动帮他们打饭,端到他们面前;下雨天,有一位低年级的同学鞋子浸水了,蒲赢红就主动背她到教室去上课;还有一次,让同学杨涛记忆犹新的事就是,由于一位女同学下楼梯太快,一不小心摔伤了腿。蒲赢红见状后,二话不说背起受伤的同学就快速往医院跑……

  而在家里,每天凌晨五点多钟,红红就会起床煮好一家人的饭。差不多六点半,她就带着同村的弟弟妹妹们背着书包去上学,走到学校要步行半个多小时的山路。

  放学回家后,做完作业的红红就会去做家务。背猪草、背红薯、掰玉米棒、上山砍柴、喂猪、煮饭……她算得上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时值挖红薯时节,大伯蒲东福负责挖,红红就负责捡,然后装上满满的一背篓背回家。细细的背绳勒进她的肩膀,沉甸甸的红薯压得她边走边喘着粗气。地里要种菜、种庄稼,必须学会挖土,红红总是边学边做。

  夏天晒谷子时,红红就跟着大伯把新鲜的谷子搬到太阳坝去晒,每袋谷子足有90斤重,很多成年人都背不动。

  梦想

  长大以后想当老师

  生活的苦难和困境并没有压倒蒲赢红,反而成了她成长的磨刀石。蒲赢红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前几名。

  在蒲赢红的心中,有很多个愿望。她希望爸爸的病快点好起来,希望大伯不要那么辛苦了,希望二伯能早点回家全家人能团聚……

  “我长大以后想当老师,这样就可以教很多很好的学生。”在谈到自己的梦想时,蒲赢红说:“还可以赚钱养家,现在的一切,都是三个‘爸爸’给予的,将来我一定会对他们负责。这个家没能让我成为物质上的富翁,但我在情感上却很富有。”说话的时候,红红眼眶有些湿润。

  商报记者 方有成

编辑:edenglei    

推荐阅读 »